首页  »  古典武侠  »  【欲天仙】(卷七)作者:白树
字数:12007

             卷七入望月拜新师

  。1

  赢无双已经走了三个多月了,周耀阳也快三个月没回去他那间小木屋了。那间小木屋里有太多他和赢无双的点点滴滴,甚至赢无双睡过的那张小床上还残有她的余香,每次回到那里都让周耀阳有种憋心憋到无法呼吸的感觉.

  这些日子周耀阳白天出去灵石矿附近溜达,采灵药,打野味,晚上则来到灵石矿内采(睡)矿(觉)。没办法,谁让他有全自动采矿机.

  万妖域青山绿水,鸟语花香,绝对的原生态,不仅景色秀美,还有不少奇山异石,这都是周耀阳前世所没有见识过的,通过这些日子在万妖域里的游山玩水,周耀阳郁闷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

  他对高平说赢无双出去打野味的时候走丢了,所以他要出去找,高平也没说什么,只是面色沉重的拍了拍周耀阳的肩膀,周耀阳照旧每日给高平一块上品灵石,不过都是性格直爽,狡猾奸诈之辈,两人通过这半年来的相处也渐渐产生了些情义,颇有些臭味相投的感觉.

  这日周耀阳一路上采了不少灵药,渐渐到了快要日落西山还没有想回去的意思,通过他晋升到金丹修为,丝和幻的能力也有所成长,周耀阳渐渐明白了,丝和幻似乎是成长型神器,会随着他的实力增强而变得更强,比如幻的隐藏阴影技能,现在的隐密性似乎更高了,他晦过隐藏在阴影里从犬类妖兽身边溜过去,但妖兽却毫无察觉,要知道犬类妖兽的嗅觉和听觉是妖兽里最强的,周耀阳知道连它们都无法发现自己,那么自己单靠幻就可以毫发无伤的从万妖域溜走了。
  幻的定点传送功能也从只能定两个点变成了五个,这让周耀阳在赶路上方便了不少,他把一个传送点设置在了矿坑的最深处,每天在外面溜达够了就直接传送回矿坑采(睡)矿(觉),让他稍有郁闷的是传送功能竟然有三秒钟的读条,而且回城效果还挺炫酷,回城启动的时候他浑身开始发出耀眼的白光,而且愈发闪亮,倒数三秒后甚至连他的人影都看不到了,只看到一团刺眼的白光一闪,他便回到了传送点.

  「哈!天灵草!好东西!」周耀阳从一颗盘根古树下又采到了一株灵草后,擦了擦额头,抬头看看天色,知道最多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天黑了,差不多该回去了,夜晚的万妖域要比白天可怕十倍,大多凶猛的肉食类妖兽都是昼伏夜出,他可不敢保证隐藏阴影会不会被修为高深的大妖发现,一旦发现他这条小命就没了,但当他左

  右看了看还附近还有什么灵草准备撤退的时候却发现西面几里处有一座运气缭绕的

  山峰。

  「灵气聚雾?」周耀阳愣了愣,虽然在万妖域他已经见识了不少灵气充裕,山峰俊秀的地方,但这种云雾缭绕,风荡不绝的风水宝地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他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随着距离那座山峰越近,周耀阳渐渐感到了不对劲,周围空山吐翠,树高林密,一片死寂,特别是当他走到山脚下时,山脚的山路口立着一块一人高的巨石,巨石上有两个大大的刻字「禁地」。

  禁地?周耀阳的眼睛渐渐瞇了起来,这地方远远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地,而当他走到山脚时就连呼吸间也会感到有一股馥郁的香气飘洒在空气中,看着面前这条直通山顶的羊肠小道,周耀阳稍作停顿就大步跨了上去,富贵险中求,这山上肯定有什么宝贝,今天说什么都要去探查一番,连十大妖王老子都见识过了,实在不行就回城走人,怕你个球!

  随着小道越走越深,快到山顶时,周耀阳已经感到有些心惊了,周围的灵气已经浓郁到聚雾成雨的地步!他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飘洒到肌肤上的丝丝洒洒,混杂着空气中的独特香气,整个人仿佛身处在香水雨中一般。

  这是……箫声?周耀阳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了山顶有一座小竹屋,而从那竹屋处隐约传出一阵悠扬的吹箫声,这箫声节奏轻缓,略带一丝眷恋和忧愁,周耀阳弹了这么久的琴已经略通音律,第一时间就肯定了这箫声是一个深闺怨妇吹出的。
  果不其然,当周耀阳走上山顶来到那间小竹屋不远处时,他看到了一个一身黄色衣裙,身裹金色皮裘的女人。

  此女身姿窈窕纤细,长发高高盘起,眉宇间带有一丝勾魂的抚媚,虽说周耀阳觉得这女人并没有自己的美女师傅罗韵漂亮,但他总感觉这女人有一股独特的吸引力,虽然她只是在那里静静的吹箫,甚至明亮的双眸还略带忧伤和哀怨,但却让人打心里总有股想上去怜爱于她的沖动。

  妈的!什么破禁地,原来藏了个狐貍精!周耀阳从那一身的金色皮裘就大概猜出了这女人肯定是个妖族,而且是个修为高深可以化形为人的妖王。至于是不是狐貍精他就不知道了,但看她一脸的媚色,估计也差不到哪去。

  既然是妖王,最起码都是渡劫末期修为,因为司徒浩身边阿大阿二那几个跟班的修为都已经是渡劫期了,自己现在想跑路恐怕已经晚了,妈的,失算啊!周耀阳不禁感到一阵懊恼。

  女人似乎没有看到周耀阳,只管自顾的吹箫,而周耀阳觉得反正跑不掉,干脆很光棍的在距她十几米的地方盘膝而坐,装模作样的静静倾听。

  渐渐的,幽怨伤感的箫曲似乎把周耀阳打动了,他不自觉的想到了离他而去的赢无双,甚至还有前世的恋人,他将古琴从储物空间中抽出,迎合着箫声弹奏起来,顿时,孤独的箫声有了伴奏,整个音曲似乎变得完整和谐起来。

  夜深了,周耀阳都不知道何时从琴声迎合箫声变成了箫声迎合琴声,他也不知道何时开始弹起了多首前世情歌,引得箫声在琴声后一直不知疲惫的追随附和,当琴音落下,黄裙女子一脸惊奇的看向周耀阳,而周耀阳却起身将琴收回了储物空间,扭头就走。

  人也见了,逼也装了,趁着这妖王没反应过来还是赶紧跑路比较靠谱……周耀阳快步来到山下,抬头看了眼山顶,不自觉的在这设置了一个传送点,随后传送回了矿洞。

  而此时,山顶的黄裙女子眉头轻皱,将竹萧收起,缓步走进了竹屋。

  。2

  山中无甲子,不知不觉大半年过去了。

  周耀阳储物空间内的上品灵石已经过了百万之数,下品和中品灵石他现在捡都懒得捡了,他对灵石已经感到麻木了,人么,当钱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数字,周耀阳此时就是这种感觉.

  差不多该回去看看秦月她们了……然后再找个地方学学炼丹……给秦月炼些筑基丹,有丹方,有灵草,学会了炼丹以后还能给她炼制凝丹露甚至是凝婴丹,嗯。周耀阳这些日子已经打好了主意,准备离开万妖域了。

  不是他不想现在就炼丹,而是丹方上的专业术语他实在是看不懂,什么引气催火,什么聚液化泥,就好像小学没毕业的家伙给他看高数课本一样,看的他一头雾水,所以想炼丹,周耀阳还得先找个师傅才行。

  高平也是够义气,听说周耀阳要学炼丹,立马将他多年搜刮的灵草给了周耀阳不少,足足装满了三个储物袋,每个储物袋都有五十立方米的空间,装下三个储物袋的灵草,可见这分量有多足。虽说高平给他的大多都是低级灵草,最多只能炼出金丹期的丹药,但对于周耀阳来说,高平这个人情他却是记下了。

  周耀阳走时没对高平说什么,只是在小屋留下了一个装了一万上品灵石的储物袋,想必高平也会知道是怎么回事。

  周耀阳此时又来到了黄裙女子的竹屋外,他准备走前向这个女子道个别,这大半年来他时常来这竹屋前与这黄裙女子合奏声曲,一是排遣寂寞,二是知音难遇。

  两人也不说话,只是一人吹箫,一人弹琴,琴声与箫声纠结缠绵,一切尽在不言中。

  周耀阳刚来到竹屋前,黄裙女子便走了出来,她像往常那样面无表情的望了周耀阳一眼,拿出竹萧正要吹奏,却听到周耀阳说话了。

  「姐姐,这次小弟是来与姐姐道别的。」周耀阳在一旁轻声说道。

  「你要离开万妖域了?」一声悦耳轻盈的声音从黄裙女子口中传出,但她此时眉头微皱,显得有些失落。

  「是。」

  「多久回来?」

  「不知道。」

  「不回来了?」

  本来想说不知道的周耀阳看到黄裙女子的眼光闪烁,依稀有种依依不舍的神情顿时心头一热,回道:「不日定会回来探望姐姐。」

  「你走罢. 」黄裙女子似乎松了一口气,她缓缓转过身,不再言语.
  「姐姐,小弟周耀阳,还不知姐姐名谓. 」

  「名字么……时间太久……记不得了……」黄裙女子幽幽说道。

  「呃……名字都忘了?」周耀阳微微一愣,不过又有些释然,据说这些妖修的寿命悠长,渡劫期的妖修活个万年都不是事,这女人独自一人在这里呆了不知多久,没人说话,没人搭理,忘了自己的名字似乎也不无可能。

  「姐姐,不如小弟给姐姐取个名字可好?」周耀阳不知哪来的胆,上前走了几步。

  黄裙女子既不同意,也不反对,就这么背着周耀阳静静站着。

  「此地烟雨缭绕加上姐姐似水红颜,姐姐以后不如就叫雨颜如何?」

  「雨颜?」黄裙女子喃喃的重复了一句,并没有转过头来。

  「呵呵,姐姐若不喜欢,就当小弟没有说过就是,小弟告辞了,今次一别,不知他日何年再见,还请姐姐保重!」周耀阳见黄裙女子没有答应,略微尴尬的笑了下,施礼后准备离开了。

  「多谢弟弟赠名,姐姐很喜欢这名字……」

  正当周耀阳转身刚走了几步,背后传来黄裙女子的声音。

  「此地姐姐不久后也将离去,这山底应该埋藏着不错的宝物,弟弟临行,那宝物就当是姐姐的一点心意罢……」

  说完这番话,黄裙女子便缓缓走回到竹屋,关上了小门.

  宝物?周耀阳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他向竹屋躬身行了一礼,又左右看了几眼这大半年来他和雨颜一起合奏过,神交过的奇妙地方,缓缓的下山了。
  「雨颜……雨颜……」在竹屋内望着小窗外渐渐消失的背影,雨颜有些愣神,她在这里已经独自呆了千年,期间不乏有不长眼的人或妖来打扰她,都被她毫不留情的挫骨扬灰,魂飞魄散,但这个仅仅和她相识了半年,甚至连相识都算不上,只算个一起弹琴奏曲的小男人,竟然还给她取了个名字。

  「周耀阳……我记住你了……」雨颜不知想到了什么,平时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雪树开花,露出了一丝笑颜。

  。3

  「就这里吧……丝!开工了!」

  「是,主人。」

  看着丝变成了一个八爪蜘蛛,不断将眼前坚硬的巖石抛的到处飞洒,周耀阳笑瞇瞇的来到一处树荫下,掏出一块烤肉,拿出一壶小酒,优哉游哉的吃喝起来。
  在周耀阳晋升结丹期后,丝的能力也强化了,她现在可以以身化形,将身体,或者身体中的一部分变成现实中的东西,展现在常人眼前。

  按照丝的科学解释来说,人眼对光波折射的接收度很有限,很多波段的事物人类是无法看到的,就像有的收音机收不到短波电台一样,而很多动物,比如狗和猫,它们的眼睛却可以看到很多人眼接收不到的波段,这说明人类在很多东西面前完全就是睁眼瞎,比如丝.

  而丝现在却可以调节自己的光波折射度,让她自己展露在人的面前,虽然周耀阳目前还不知道这能力有啥用,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又长见识了。

  喝酒吃肉回笼觉,这一系列的习惯性动作完成后,周耀阳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发现此时已经明月高挂。

  「妈的,睡过头了……」周耀阳晃了晃脑袋,看向一旁丝刚才挖过的地方,原来的巖石峭壁现在已经有了一个黝黑的洞口,而丝早已回归到他的体内。
  周耀阳走了过去,发现这洞深不见底,还好这洞丝给他留了足够的高度,周耀阳稍稍低头弯腰,鉆进了洞内。

  洞内的坡度越来越陡,周耀阳足足走了十分钟,才看到前面有莹莹的光亮。这光亮周耀阳太熟悉了,因为他天天都能看得到,这些是灵石矿脉的伴生矿,萤石。

  原来只是个灵石矿?周耀阳微微有些失望,对别人来说,发现一个凭空的灵石矿那简直就像是白捡到了一个银行般,以后几辈子都不用愁了,但周耀阳此时身上上品灵石过百万,已经挖到麻木了,他对灵石根本没了任何兴趣。

  嗯?不对,这香味似乎更浓烈了!又走了一会,周耀阳发现洞壁上开始出现了不少上品灵石,一般来说,一个灵石矿脉的外围都是下品灵石,越往中心地带挖越能看到中品灵石,然后挖到矿脉中心才是上品灵石,但这个矿脉似乎有些不同,仅仅在矿脉外围竟然都是一块块闪着微微淡黄光泽的上品灵石。

  而且周耀阳越往前走,越能闻到一股扑鼻的幽香从洞内深处传来,这香味周耀阳很熟悉,就是山上常年缭绕不断的香气,但此处的香气似乎要浓烈很多,闻起来让人感到心旷神怡,耳聪目明。

  「我操……这些难道是……」当周耀阳来到洞口尽头,他看到了一片璀璨耀眼的紫色光芒,这是个地底的洞穴,大概只有横竖百米不到的空间,但这洞穴的洞壁,洞顶,甚至地面都扎满了一个个闪耀着紫色光芒的紫晶,而在这种洞穴的中央,还有一块面包车大小的黑色晶体.

  「紫色的……灵石?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极品灵石?」周耀阳不可置信的走进这座紫色的水晶宫中,他从壁上掰下一小块紫色的晶体,看了看,运功尝试着吸收一下,顿时一股磅葹灵气从这一小块紫色晶体中涌进周耀阳的体内。

  「我靠!」周耀阳怪叫一声急忙甩开了这块灵石,他感到自己刚吸收了灵气的手臂被震的发麻发痛,他的经脉竟然承受不住这极品灵石内的汹涌灵气!
  「妈的!老子发财了……真心发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周耀阳傻傻的看着周围到处闪着耀眼紫光的极品灵石,忽然仰天狂笑起来。

  如果下品灵石相当与十块港纸,中品灵石就是一百块,而上品灵石就是一张黄牛,一千块,但极品灵石和港纸比起来简直就是黄金啊!黄金虽然是硬通货,但却没人用它买东西,因为稀少啊,而这修真世界里极品灵石就如地球上的黄金,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听说一块极品灵石可以兑换一万块上品灵石,而且有价无市,能拥有或使用极品灵石的无一不是一方诸侯和大佬,这种东西几乎在民间只是个传说,很少有人见过它们。

  当周耀阳的情绪稍稍稳定下来后,他才注意到了洞穴中央那块一辆面包车大小的黑色晶石,而且那晶石的最上方,似乎还有一块白色的东西。

  周耀阳急忙走上前,当他看清楚那一缕白色的花瓣时他呆住了,曼陀罗花……。这难道是曼陀罗花!?

  周耀阳赶紧拿出了古丹宗的玉简,在万妖域快一年的时间里,他几乎天天都要把这两块玉简拿出来反复观摩记忆,数千种灵草的模样,药性,作用都被他深深的刻在了脑子里,但当他看到这朵犹如莲花般的白色花朵时,他还是再次拿出了玉简进行对照,过了好一会才深吸了一口气,确定了这就是玉简中的曼陀罗花。
  曼陀罗花,传说中可以起死回生,白骨生筋的天地灵物,它万年发芽,万年开花,一万年长一片花瓣,而面前这朵曼陀罗花,足足有七片花瓣,说明它最少已经在此地生长了九万年之久!

  九万年啊!我操!周耀阳记得地球人类的文明史也不过只有七千年,但这朵花竟然已经生长了九万年,这简直就像奇迹一般。

  周耀阳记得曼陀罗花能炼制出很多稀世灵药,这些灵药的主药都是曼陀罗花,其中不乏延续寿命,美容驻颜甚至是起死回生的灵药,虽然起死回生有点过头了,但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吃了那灵药就可瞬间痊愈,这曼陀罗花的功效可不是盖的!

  周耀阳小心翼翼的上前想将曼陀罗花取下,这才注意到身下这一大块黝黑发亮的晶石。

  「这又是啥玩意?难道极品灵石上还有更高级的灵石?」周耀阳不知道,他只是感到这块灵石内的灵气要比紫色的极品灵石还要浓郁千百倍,他不敢尝试去吸收,连极品灵石内的灵气他的经脉都承受不住,更何况是这块更高级的黑色灵石。

  「丝!给我把这个地方搬空!搬光!搬干净!要快!」周耀阳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他可以肯定山上的雨颜甚至都不知道这里的秘密,如果她现在下来发现有如此之多的极品灵石,甚至是曼陀罗花,自己估计连毛线都捞不到了。

  「是,主人。」丝瞬间出现在周耀阳面前,浑身散发出数十道白色的光线射向四周,顿时洞壁上的紫色极品灵石开始如雨般掉落,然后又被白色光线收拢递回到周耀阳胸前消失不见。

  半小时后,周耀阳满意的看了看周围已经漆黑一片的洞穴,随后他用传送回到了地面的山脚下,再来到这个洞穴口,让丝把这个洞口封闭了起来,直到从外面看这里从未出现过这个洞口后,周耀阳才拍了拍手松了口气。

  「雨颜姐,这份大礼我周耀阳记下了,以后定当厚报!」周耀阳向山顶行了个礼,观望了一阵,身上开始闪出耀眼的白光,三秒钟后,忽的消失不见。
  。4

  再次出现的周耀阳传送回了紫光宗自己的小屋内,他有些神情恍惚的看着眼前这熟悉的小屋,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快一年没回来了。

  小屋内一尘不染,连床铺上的被单都干干净净的,看来秦月经常来打扫自己的房间,周耀阳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想到了那个对他百依百顺,温柔可人的傻丫头。

  不一会,一个模糊的黑影出现在秦月的房间中,秦月此时已经睡的很熟了,她不知梦到了什么,嘴里还模糊不清的在咕噜咕噜的说道着。

  忽然间,秦月感到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她睁开眼睛,朦胧间竟然看到自己的衣衫大开,连亵裤都被扒到了膝盖处,一个黑影正趴在自己身上吸舔着自己的胸脯,揉捏着自己的嫩肉,正玩在兴头上。

  「你是谁!」秦月立刻吓得魂都没了,她急忙用力想推开身上的黑影,却发现如何使劲身上的人都纹丝不动,还把她胸前娇嫩的白肉吃的吱喳作响。

  秦月的双手被牢牢的按在床上,她的身体犹如一条濒死的鱼儿般激烈的扭动着,当双腿被蛮力分开的时候秦月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不停的惊叫着,挣扎着,但当一根粗烫的肉棒硬生生挤进她身体的时候她却愣住了。

  「师弟?是你?」秦月的语气不可置信。

  「我操!这你都能知道?」周耀阳睁大了眼睛看着身下一脸泪痕的秦月。
  「死师弟!臭师弟!你想吓死师姐不成!呜呜呜……」秦月听到周耀阳的回答顿时泪如泉涌,狠狠的拍打了几下压在身上的男人,掩面哭泣起来。

  「呃……这不想给你个惊喜么,嘿嘿……」周耀阳俯下身子,扭过秦月的小脸,轻轻的亲吻起她湿漉漉的面颊.

  「以后你要再如此吓唬我,我……我便不理你了!」秦月心有余悸的又伸出手摸了摸周耀阳的脸和脊背才彻底放下心来。

  「师姐,你咋知道是我的?」周耀阳感受着被紧致包裹的舒爽,缓缓的抽动起来。

  「不告诉你。」秦月羞涩的扭过头去,不去理会身上的老流氓。

  「说嘛……」

  「不说!」

  「真不说?」

  「不说……」

  「看来你这丫头又要逼我出绝招了?」

  「啊?」

  「哼!好一个硬骨头的小娘们,看我的祖传秘术!抓波龙爪手!」

  「去死!」

  一番盘肠大战直至清晨才渐渐平息下来,两人紧拥着昏睡到晌午才幽幽醒来。
  「师弟,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又做梦了……」秦月趴在周耀阳的胸前,癡癡的看着面前这幅她日思夜想的俊朗面庞轻声的说道。

  「做梦能这么舒坦?傻丫头……」周耀阳溺爱的捏了捏秦月的小鼻子,一脸的淫荡。

  「去你的,没正行……」秦月下意识的夹了夹双腿,虽然久逢甘露,但昨夜一夜的欢爱也将她折腾的不轻,甚至腿间现在还有些肿胀。

  「师傅有消息了么?」调笑了一番后,周耀阳想了想,还是开口询问了下罗韵的消息。

  「没,宗门派人去万魔宫协商过,却被赶了出来……」秦月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暗淡。

  「万魔宫……好的很!我周耀阳不日定将你连根拔除!」周耀阳想到自己的美女师傅落进了贼窝还能有什么好下场?不禁狠的牙直痒痒.

  「师弟,娘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只要你别出事就好了,我现在身边只剩下你了……」

  「傻丫头,你男人我可是双异灵根,天纵之资,人中之龙,哪有那么容易翘辫子,倒是你独自一人呆在宗内我有点不放心……」

  「有雪儿照顾我在宗门内很好,你不必担心……对了,你还去看看雪儿么?」
  「李蔻雪么……算了吧,一会我就走了,别让她知道我回来过. 」周耀阳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上次临行前李蔻雪曾经提过两人的亲事,很明显她想做周耀阳的正宫娘娘,但这时代除了正妻,其它女人都要做妾侍,妾的地位低下,吃饭不能同桌,连生的孩子都只是庶子,这可是周耀阳不想看到的,所以他现在对李蔻雪可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又要走了么……」秦月不舍的趴在周耀阳胸前,轻抚着他胸腹的肌肉。
  「嗯,这次出去得了不少好东西,不过对于我来说还远远不够,我还要变得更强,才能帮到你,才能救出师傅……」

  「嗯……我懂的。」

  「师姐,这块玉给你,想我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周耀阳从储物空间掏出那块一碰到他就发光发亮的玉佩,递给了秦月。

  临走时,秦月双手紧紧将那块玉佩抱在胸口,望着周耀阳下山的背影久久不愿离开.

  。5

  周耀阳此次出行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他曾经遇到过那个叫青儿女孩的大城池,他准备去望月宗学习炼丹术.

  尽管他知道这世上目前最好的炼丹术在丹宗,但他却不愿去那个看起来很装逼甚至很抠门的炼丹宗门,三年才向外出售一次晋级丹药,这分明是在压制其它宗门年轻一代的发展,虽然在丹宗的立场上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不对,但周耀阳却觉得这种耍小心眼,弄小手段的宗门他看不上眼。

  听说望月宗去年晋级了一名新的渡劫期长老,而且从未去丹宗购买过晋级丹药,可见望月宗内炼丹的实力不弱,这正派十大宗里能对丹宗甩脸色的宗门除了前三名的万剑宗,正气门和黄岐派,就属望月宗了。

  当然,除了以上,最被周耀阳看中的还是望月宗绝大部分都是女弟子这个先天的优势条件……他可是想进步的人,想修为蹭蹭的快速飞涨的人,望月宗这环境简直就是他的洞天福地一般……

  三日后,周耀阳经过一番打听,来到了望月宗的山门前,这望月宗建立在一座挺拔秀美的山峰上,山下不远处就是那座周耀阳和青儿偶遇的大城池,周耀阳抬头看了看,此山云雾缭绕,密林葱翠,虽比不上万妖域那座灵气聚雨的小山峰,却也是一座难得的洞天福地。

  「来人止步!此地乃望月宗宗门所在,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一声娇呵打断了周耀阳正左摆右晃观山望景的模样,他抬头一望,看到几个年轻女子正手握长剑把守在不远处的望月宗山门外。

  「这位姐姐,鄙人周耀阳,乃琴湘长老故人,今日有事拜访,还请通报一声。」周耀阳上前施礼,做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柔声说道。

  「琴湘长老吗?小翠,你去通报一下。」

  「是,师姐。」

  还别说,周耀阳这幅年轻俊才的人模狗样确实讨这些年轻丫头的喜欢,经过在万妖域一年的历练,他此时的面容更为刚毅,身材更为挺拔,配上一袭洁白无染的长衫,还真是一副翩翩公子哥的模样。

  跟他说话的守门弟子看到如此俊俏的公子哥甚至脸都有些微红了起来,而不远处另几个守门丫头更是频频的偷瞟周耀阳,这让周耀阳顿时暗爽不已,心想让他混入望月宗后必将大杀四方,妻妾成群,不混到渡劫末期赶他出来他都不走!
  「这位……周公子,琴湘长老有请,还请跟我来。」

  「多谢这位姐姐。」

  过了许久,刚去通报的小翠回来了,她看了看周耀阳,略有些不自然的上前为他引路。

  望着前面几米处扭来扭去的挺翘小屁股,周耀阳一脸春风得意的跟在后面缓缓走着,渐渐的,身边的建筑开始多了起来,人也多了起来,周耀阳左看看右看看,不自觉的感到有些失望,虽说在他身边走来晃去的修士十有八九都是女人,但这些女子的姿色并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大多都是中规中矩,稍有姿色的也只能算是蒲柳之姿,连雨颜和秦月都比不上。

  当小翠领着周耀阳走了许久,来到一座大殿门前时,周耀阳的嘴角微翘,满意的点了点头,因为这所大殿的殿前牌匾处写着几个大字,炼丹阁.

  上次他遇到琴湘的时候就隐约闻到琴湘身上有股淡淡的丹药味,这味道和罗韵身上的味道差不多,都是长期炼丹的人才有的味道,所以这次周耀阳来到望月宗直接找上琴湘,就赌她是一名望月宗的炼丹长老,看来这一步他算是走对了。
  「你是……周师侄?」走进了炼丹阁来到了一所小房间后,周耀阳看到了一身蓝色衣裙,正在整理桌上摆放的数株灵草的琴湘。

  「琴湘前辈!晚辈周耀阳有礼了!」周耀阳立马露出一脸恭敬的笑意,抬手行礼。

  「你先下去吧,不知周师侄此次寻我所为何事?」琴湘有些摸不到头脑,她记得这人只是与她有一面之缘而已,为何今日却找上山门寻她?难道是为了自己的女儿青儿?

  看到引路的小翠离开房间,周耀阳这才走上前,缓缓从胸口摸出一个储物袋,恭敬的双手递上。

  「前些日子晚辈从万妖域寻得一株灵草,心想琴湘前辈可能会用到,所以特来献上。」

  「灵草?给我?」琴湘疑惑的接过储物袋,略微查看了一下,顿时愣在了那里。

  储物袋里装着一株寻星花,是凝婴丹的一味主药,这寻星花并不常见,而且价格不菲,偶尔在各地拍卖会上出现都会被各大宗门以上万上品灵石抢购一空,可谓有价无市,非常难得。

  而琴湘此时正是金丹末期修为,只要她再修炼个三五年便要面对碎丹凝婴,凝婴丹对她来说必不可少。

  虽然宗门内提供给长老凝婴丹,但因为各种灵草稀少,有不少结丹末期的长老早就排队了不知多少年,都眼巴巴的等着那颗凝婴丹晋升至元婴期,其中不乏有已经等待了十几年的长老,而琴湘如果三五年后修为达到金丹顶层也要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而如果她将这株寻星花献给宗门,无疑会更早的得到凝婴丹,甚至是当下就可以得到一颗凝婴丹,这简直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看到琴湘这幅模样,周耀阳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才算是彻底落了地,前世这种寻门路,找关系,送人东西托人办事的事情他不知做了多少次,可谓是轻车熟路,他看到青儿的年龄并不大,琴湘的模样也很年轻,所以他又赌了一把,赌琴湘的修为不到元婴期,既然不到元婴期,这株寻星花自然对琴湘会有大用处,只要她收了这株寻星花,就不怕她不教自己炼丹。

  实在不行他还有曼陀罗花,但这种稀世宝材他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修真界显得尤为突出,琴湘如果看到他能拿出曼陀罗花当下对他杀人灭口他都不会感到奇怪。

  这株寻星花是周耀阳在万妖域无意中得到的,不过他自己又用不到,秦月的修为又还差得远,唯一能用得到的罗韵更是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救出来,所以周耀阳很干脆的把它拿了出来,作为自己学得炼丹术的一个筹码.

  过了好一会,琴湘才缓过神来,她将目光看向站在一边一脸恭敬的周耀阳,面色变了变,最终开了口。

  「周师侄如此大礼,可是有事相求?」

  「琴湘前辈天姿国色,上次偶遇后让晚辈念念不忘。」

  「啊?」琴湘听到周耀阳这么说顿时脸色变得十分精彩,她本以为周耀阳是为了她女儿青儿才来找她,却没想到,难道,他看上了自己?可……可自己已经是个两百多岁的老女人了,这如何像话……但琴湘看到周耀阳一脸一本正经的模样忽然又觉得脸面一阵发热,这臭小子的皮囊确实还生的不错……若不然……
  「后听说琴湘前辈的炼丹术更是一绝,这让晚辈对琴湘前辈的敬佩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还望前辈教我炼丹之术,晚辈定将没齿难忘,日后必有厚报!」周耀阳一口气将后半段话说完后不仅他松了口气,就连琴湘也是松了一口气,原来这臭小子是想让我教他炼丹……亏我刚才还……

  「可是,你上次不说你是紫光宗的弟子么?这般转投他门,你不怕紫光宗日后会寻你麻烦?」平复了下心情,琴湘缓缓开了口。

  「晚辈不是紫光宗弟子,只是养母身为紫光宗长老,从小在紫光宗长大而已。」
  「哦?那你为何不在紫光宗学习炼丹?」

  「因为我养母已经被万魔宫抓去,晚辈在紫光宗已经无牵无挂,心里只记得前辈的风姿,所以才前来投奔!」

  「是这样……」琴湘缓缓点了点头,前阵子紫光宗炼丹阁长老被万魔宫袭击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她也是略有所闻,看起来这臭小子也没说假话,但毕竟是一个两百多岁的老江湖,琴湘凭着直觉总觉得这事情没周耀阳说的这么简单。
  「你现在是何修为?」想了想,琴湘又开始发问。

  「筑基初期。」

  「哦?看你根骨不过20岁竟然有如此修为?很好!炼丹师的灵根需要有火灵根,你可具备?」

  「火灵根?有!」周耀阳愣了下,忽然想到燕赤霞对他说的天地万物都分阴阳,其中就有水火,自己这么牛逼的灵根应该,可能,大概没问题吧……

  「你以前可曾炼过丹药?」

  「不曾!」

  「哦?那你为何要学炼丹术?」

  「因为琴湘前辈会炼丹术!」

  「你这孩子……」琴湘听了周耀阳的回答顿时感到哭笑不得,难不成他来学炼丹术只是因为自己会炼丹术?难道这孩子真对自己有意思?琴湘又感到脸上有一丝发热,这世上不仅男人好色,其实女人也一样,男人见到漂亮性感的女人鸡巴会翘,女人见到英俊挺拔的男人下面会湿,这都是动物的本能,没得变。
  罢了,看这孩子师傅被俘,现在又无依无靠,最主要自己还很需要这株寻星草,不如就收了他做徒弟,收个徒弟对于琴湘来说并不算什么,她已经收了三个徒弟,多周耀阳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周耀阳!」想到这,琴湘不由的面色一正。

  「晚辈在!」

  「你可愿拜我为师?」

  「晚辈求之不得!」

  「拜我为师可以,但你还不能成为望月宗的弟子,你可愿意?」

  「晚辈愿意!」

  「好!今日我琴湘便收了你这个徒弟,如果你以后做出有辱师门,背信弃义之事,不要怪我不念师徒之情,亲手清理门户!」

  「弟子知道!」说完周耀阳便跪倒在地,对着琴湘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琴湘也上前扶起他,这师傅就算是认下了。

  「今日天色已晚,你且先随我回去,过几日为师再开始对你传授炼丹之道。」琴湘看到窗外已经暗下的天色,对周耀阳说道。

  「是!师傅!」

  。6

  「娘!回来啦!」

  「嗯,青儿,一会你带阳儿找个休息的地方,为娘明日要开始为宗门炼制这月的养气丹,可能要闭关几天。」

  「阳儿?他?他……他不是那天那个缺德货么!」

  本来看到久违的青儿姑娘,周耀阳还露出笑脸想上去寒暄几句,却不想直接被人叫了个缺德货,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青儿!怎么说话的!以后阳儿便是你师弟,是为娘新收的弟子!」琴湘脸色略微尴尬了一下,赶紧板起脸训斥起青儿。

  「啊?你收他做了弟子?为什么啊?」青儿一脸的不相信,小嘴张的老大。
  「你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多话!赶紧去把饭菜端上桌,吃完饭去给阳儿找个住处,这房子小,只住得下我们娘俩,阳儿,你就暂且委屈一下,等为师忙完这阵子就亲自给你找个满意的住处。」琴湘不好意思的对周耀阳说道。

  「师傅还请宽心!我睡哪里都可以。」周耀阳露出一副憨厚的笑脸,而一旁的青儿看到他这幅模样不由的撅了撅小嘴。

  饭间青儿一直都没给过周耀阳好脸色看,这让周耀阳很纳闷,自己啥时候得罪过这个小娘皮了,不就是上次搭个讪么,至于对老子这么大的仇么!

  饭后又聊了一会,青儿和周耀阳缓步走出了琴湘母女所居住的小院,青儿站在门口似乎思考了一会,直到露出一个坏笑,才带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周耀阳向夜幕中走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12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