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梦的解析】(1)作者:goldant01
字数:4904

                (1)

  「我……我……」我坐在藏蓝色的布衣沙发上,伸手擦了下额头上渗出的细微汗珠,张口结舌不知怎样说下去。

  这间房间位於写字楼中的二层,以淡米色为基调装潢。我的侧面是一大片落地窗,窗外是车辆穿梭的街道。玻璃的隔音效果很好,房间安静而明亮,让我紧张的心情稍稍松缓下来。

  一张纸巾递到我面前,拿纸巾的手纤细白嫩,淡粉渐变色的甲油,华丽却不夸张。我并不认识这个坐在我对面沙发上的女人,准确的说,十分钟之前并不认识. 即便是现在,我也只知道她叫罗杉,心理谘询师。

  我接过纸巾,又拭了拭额头,却不敢抬头直视她。映入我眼帘的是她黑色的丝袜和酒红色的高跟鞋,小腿纤细,两腿交叠在一起,一只玉足悬在半空,静静地没有抖动。

  穿过窗外的马路,就是我们公司总部的大楼。正是因为距离近,公司今年才为员工在这里团体採购了这项心理谘询服务。我被自己的问题困扰许久了,正好有这样免费的机会,便预约了时间,但我不曾想到谘询师会是这样一个标志的美女。我的眼光向上滑过她镶着蕾丝花边的白衬衣,落地窗投射进来的光线照在她的侧面,让胸部与脸庞的轮廓显得更加立体. 与她的眼光刚一接触,我又闪躲般地低下头.

  「一凡,」她属於那种中音域略带磁性的嗓音:「在这里我们谈的一切,都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你可以放心。只有你讲出来,我才能帮到你。」

  我点点头,吞了下口水:「好的,其实我自己已经发现很久了……」

  罗杉将翘起的腿放下来,又将另一条腿交叠上去。这个动作立刻吸引了我的视线,我不自觉顺着她的丝袜向上,目光滑过她酒红色一步裙的裙摆,陷进她两腿间的黑暗之中。我不知道谘询师为什么要穿颜色这么艳丽的裙子,他们不都应该穿着素色的能让客户放松的职业装么?

  她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微微一笑,将手肘支在膝盖上,上半身向前倾,蕾丝领口微微露出乳沟。我注意到她衬衣的前两颗钮扣并没有扣上,衬衫只是虚掩着饱满的胸脯。『像她这样的美女应该习惯了男人的注视。』想到这里我又吞了下口水,赶快移开目光。

  「你不敢看我?」她忽然抛来的问题让我一愣,「不敢看女人吗?」她边说边坐直,双手将领子扶正,然后一只手顺着脖子的肌肤滑向胸前,缓缓地撑开虚掩的衬衫,滑过,衬衫又合拢.

  「没有,只是美女……」我的余光在她衬衫张开的一瞬间接触到了她深深的乳沟。

  「我算美女吗?」她说着又交换了一次叠放的双腿,这次动作更慢,手轻轻的将裙摆向上拉起,隐隐露出了大腿的根部。

  「当然算……」我惊愕着,一时不知道该把眼神放在什么地方。

  「你平常就是这样对待美女的?」她忽然从沙发上站起,一把将我们之间茶几上的纸巾盒和杯子扫到地上,双腿跪在茶几上,接着双手也趴下来撑住,她就像一条狗的姿势一样趴在茶几上,脸距离我只有30公分。

  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水味,从她张开的领口望进去,可以看到白色的蕾丝内衣包裹着的饱满的胸部。刚刚向上拉起的裙摆并没有完全放下,还缩在大腿根部,因此我觉得这时候如果从后面看向她,一定可以看光她浑圆的臀部和连裤袜的裆底。

  她抬起一只手放在我裤裆上涨起的部位抚摸,轻轻地拉开拉炼,翻开我的内裤,我的肉棒立刻弹了出来,一只素手上下套弄着。我伸手去抓她的乳房,却被她左闪又躲地避开,她悬垂着的胸部在闪躲中荡漾。

  「只想摸我,不想……操我么?」一位画着淡妆、身着套裙的OL美女,像狗一样趴在你的面前,手里套弄着你的分身,赤裸裸地问你想不想操她?

  罗杉恰到好处的加快了手部运动的节奏,我只觉得下身有一股热流在不断盘旋,马上就要喷薄而出了。「呼……」周围的一切忽然失去颜色,像积木崩塌一样消散。

  「一凡先生?」罗杉仍然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同样的装扮,只是领口的口子完好的系住了。

  我看看四周,一切都如我刚进屋时一样,纸巾盒放在茶几中央,一杯茶水还在冒着热气。唯一不同的是,我注意到自己裆部竖起的帐篷。

  「额,不好意思。」我赶忙坐直,想掩饰裤子的尴尬。我的余光飘过她脸上微微的红晕,我猜她已经注意到了我的异常:「刚刚我的毛病又犯了。大概两个月前开始,我发现自己常常会短暂的陷入到一种……一种幻觉. 」

  「什么样的幻觉?」

  「很真实的幻觉,彷彿身临其境一般,这种时候我甚至感受不到周围真实的世界。而且,这种幻觉会突然出现,毫无预兆。我到脑神经科做过检查,但所有的指标都正常,所以我担心是不是一些心理上的问题……」

  「心理上的因素,」她更正道:「我们不能简单称它就是问题,确实会导致一些幻觉. 你的幻觉内容都是一类吗?」

  「是的,基本上都是一类……」

  「是哪类?比如刚才你陷入的幻觉是什么?」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尴尬。我不知道如果我直接告诉罗杉,我刚刚的幻觉就是你在帮我打手枪,并且邀请我操你的话,她会报警还是会直接把我踢出门外。
  我是一个体面的人,至少我自我是这样定位。我受过良好的教育,做着一份白领的工作,即便她是一个心理谘询师,我也无法直白的讲出我刚才的幻想。
  「基本上都是一些和sex有关的事情。」我觉得英文单词在这个时候可以稍微化解一点点尴尬。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就是一些春梦一样的片段?并且会导致你……」经过刚才的观察,罗杉显然对我的答案已经有了预期,但可以看出她还是有点尴尬,说着的时候,她的眼光示意性的瞟了瞟我的裤裆.

  「是的,」我低着头:「我会有反应……」

  「你不用紧张,这种情况早就有很多案例。」罗杉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对面墙边的书架旁寻找着,终於在书架最上层找到了目标。她惦起脚尖,左手扶着书架,右手伸直了去够,随着手臂向上伸展,蕾丝衬衫也向上窜去,露出了纤细粉嫩的腰身。书好像不太容易抽出来,她将将能摸到书角,用力又不太方便,一步裙包裹着的紧实臀部轻轻摇曳着,像是在诱惑我。

  我感觉自己的下体又膨胀起来,有一团火再次开始燃烧。

  「来帮我一下?」罗杉叫道。

  我再也忍受不住,一个箭步冲上去,左手按住她的后背,右手猛地将她裙子后面的拉炼拉开,一把将她的裙子扯到地上。

  「啊!」罗杉惊叫道,惊恐地回过头,却被我压在书架上不能动弹:「你干什么?」

  我用全身的重量将她挤在书架上,她本来扶住书架的左手被我挤在她的身体和书架之间,动弹不得,只剩一只右手可以活动。我很轻松的就用一只手控制了她挣扎的右手,同时左手向下探,开始撕扯她失去裙子保护的包臀连裤丝袜. 我将头凑上她侧转过的面颊,贪婪地嗅着她的香气,嘴唇和舌头在她的脸上游走。
  「放开我!你想干什么?」罗杉大叫着,用力想顶开我的身体.

  「你不是想知道我刚才的幻觉是什么吗?」我在她耳边说道。她的丝袜被我一把把的撕碎,大腿和臀部的嫩肉从丝袜的破洞中涌出。

  「什么?」她挣扎的力量小了些,声音和身体都在颤抖着。

  「干你。」我吐出这两个字的同时,右手从罗杉被撕开的丝袜裆部中伸了进去,触到了一小抹布片和后面柔软的嫩肉。罗杉身体猛地一颤,拼了命地挣扎起来,书架「乓乓」的震动着,刚刚被抽出一半的书接二连三的掉落下来。

  「我现在就演示给你看,刚刚我是怎么操你的。」我继续在罗杉耳边耳语,吻她被泪水覆盖的脸。我的手指在她下体轻轻地挖动着,但却感受不到期待中的湿润。

  「第一步,你应该给我口交。」我掏出已经坚挺的肉棒。

  「做梦!你这个混蛋!」她充满泪水的眼睛中透出坚硬的目光,咬着牙恨恨的说.

  「那就怪不得了我了。」我吐了一口吐沫在手上,然后在龟头上抹匀,将她遮挡蜜穴的底裤拨开,龟头直顶住花心。罗杉身高至少有1米70,穿上高跟鞋被我按在书柜上后,臀部正好微微向后抬起,正对着我的肉棒。

  在唾沫的润滑下,我的龟头轻轻挤开了她的小阴唇,「不要……你住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她疯狂地扭动着身躯,但无法与我的力量抗衡。

  「第二步,我就要这样操你。」我根本不理会她,腰部用力向前一送,肉棒硬硬地挤进去一半。润滑的部份只有龟头,她下体的乾涩让我难以一棍到底。
  「啊~~」罗杉近乎惨叫道:「痛!」

  「所以我叫你先含我的鸡巴啊!」

  「……混蛋!」

  我用前额顶住她的脖颈,双手抓住她腰臀之间的肉,下体一下下顶着她的臀部,每次抽插肉棒都带出一点液体,每次抽插都更加深入。

  「你也出水了。」我继续在她耳边说:「是不是经常这样被客户操?」
  罗杉闭上眼睛不看我,泪水从眉眼间流下,微咬着嘴唇,好像听不到我说话一样。她双手在前面撑着书架,承担着我每一次撞击的重量。

  「不说话?」我的手从她的衬衫下摆探进去,将她的乳罩向上推,感觉一块滑腻柔软的肉团落入掌心。这块肉团在我手掌里肆意揉捏变形,我将食指和中指悄悄移向她乳房前端的凸起,两指用力一夹.

  「嗯……混蛋,滚!」罗杉吃痛,眉头紧锁,闷哼一声。

  「滚?可是我的鸡巴正插在你的屄里啊!怎么滚?」我将手从她的衬衫中抽出,抱起她的一条腿,让她摆成一副小狗撒尿的姿势。她只有一只脚着地,双手不得不更紧紧地抓住书架保持平衡。

  我加大撞击的力度,每一下抽离都到龟头的下缘,每一次深入都直没到底。
  罗杉大概知道挣扎是徒劳的,将头抵在书架上,任由我在她身后发泄。我不再说话,房间内一时只有我粗重的呼吸声以及「啪啪」的撞击声,随着我一次次的抽插,她的呼吸也渐渐沉重。

  我感觉到精虫在体内涌动的感觉,将嘴凑到她的耳边:「你想没想到,透过你后面的落地窗,整条街都在看我操你?」

  罗杉身体一抖,在这种强烈的屈辱感下,她终於忍不住「啊」的叫出声来:「不……不要……嗯……啊……」我感到她的阴道猛地收缩了几下,一股温热的液体涌出,包裹了我的肉棒。她喘息着、颤抖着,似乎禁受不住我持续的进出:「停……停一下……」

  我不理会她的哀求,保持着抽送的频率,感到她的阴道渐渐放松,紧绷的身体渐渐平息,继续在她耳边羞辱:「他们都想看我射在你的屄里. 」

  「别看……别……射里面……求你……」刚刚的高潮让罗杉身体泛着潮红,扶着柜子喘息。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感到精液像枪膛内的子弹,等着喷薄的出口:「不要射在哪里面?」

  「……」

  「不说我可等不及了。」

  「不要射在我里面……求你……求你……啊……」

  「你的什么里面?快说. 」我的肉棒撑开罗杉的嫩穴,一下下冲刺,她的淫水被一次次抽送带出,顺着大腿流下,浸湿了裆部附近的丝袜.

  「我的……我的……啊……不要……我的屄……啊……啊啊啊……别……」
  罗杉出说「屄」字的时候,好像是放弃了所有的廉耻,大声地叫了出来,阴道又开始了一轮疯狂的收缩. 我的精液同时喷涌而出,冲过她如同虚设的阻拦,灌入她的小穴和子宫.

  颜色和情景再一次消退。

  「你又……」罗杉依然衣衫完整的坐在我的对面,眼睛瞟了下我裤子上的小帐篷,轻轻咳嗽了一下说:「你这种情况在国外也不少,并且已经有过相当的研究。」她打开一本英文册子,指着书上的几幅图给我看:「佛洛依德的理论讲,梦境是人对自身欲望抛开世俗道德框架限制的展示,你的这种幻觉,很可能是你对……对某种事物有特别强烈的欲望,并且在某些外界刺激下,大脑抑制睡梦活动的生物电会突然减弱,才导致在白天也会产生这种像梦境一样的幻觉. 」
  「那应该怎么治疗呢?」我这才发现,这次我射精了,裤裆里一阵黏糊糊的感觉. 我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坐姿,想到刚才幻觉中的场景,看她时竟然有一点紧张。

  「我建议你在我这里做一段时间的辅导,我们要分析会导致你生物电减弱的外界刺激原因,更重要的是疏导你的欲望,比如……你幻觉中的性行为,有没有某种倾向的偏好?这说明你在潜意识中对它有巨大的渴望。」

  我略微沉吟,回想起之前的几次幻觉,好像都充斥着对漂亮女人的凌辱和调教,难道我有这种癖好?我是一个身心健康的小白领啊!

  「当然不着急,你可以回去考虑一下,费用我可以给你折扣。」罗杉看我不说话,以为我在考虑费用的问题:「今天我们的时间已经到了,如果你愿意进行辅导,可以打电话跟我预约,期待我们下次见面。」罗杉礼貌的站起身,送我出门,举止落落大方。

  我坐电梯下到一楼,赶忙钻进洗手间,把刚才弄髒的内裤用纸巾大致清理了一下,又整好衣裤,走出写字楼。内裤上乾涸的精斑有点凉,又有点硬。

  真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会产生这些幻觉?按照罗杉的说法,应该是两个月前的什么事触动了我,改变了我大脑中生物电的抑制情况,可到底是什么事呢?我心里盘算着罗杉的建议,又想起刚才幻想中刺激的场景,无论如何,和这么一个美人一起治疗,总不会是一件痛苦的事。

  一边想,我一边穿过马路向公司走去,就在这时,裤兜里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