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熟女樱的告白—巧遇运将小李艳事】(麻将失身续)【作者:熟女樱】
字数:82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熟女樱的告白-巧遇运将小李艳事(麻将失身续)

  前文中提到与阿芝哥哥、小李、老王等3人发生了4P关系后,由於心中对阿芝哥哥非常不满,所以决定不再去他家打麻将。

  时间很快,一转眼两个月就过去了,这期间阿芝哥哥曾数度透过阿芝邀约我去他家打麻将,都被我藉故拒绝了。

  上次的4P事件,对我的生活并没造成影响,也因那时内心对老公的怨,发生那件事我也没什么愧疚感,只有数日的情绪激荡,但很快心情就恢复了平静。
  有时身理需要时,也难免会回想起当时4P的情景,甚至会想要再来一次,然而现实上这是不可能由女方能促成的事,有关性方面的事情,女人都处於被动,男人都处於主动,就像老公多年来不断灌输我性开放的观念,拿些小说和A片给我看,还要我学习片中性游戏,而造成我心境观念的改变,当4P事件发生时,我就有些角色错乱的感觉,自己觉得好像我是女演员,正在演一场色情电影一般,当时对我并没有造成什么震撼,反而想着我在戏中演的好不好,又想这不正是老公希望我做的事吗?

***********************************
             巧遇运将小李艳事

  从嫁到眷村已过了七、八年,大女儿也已上小学了,虽然我经常向老公提起要搬离眷村,并不是我对眷村有什么成见,只是不想一直住在迟迟得不到改建,又老又旧的建筑里,想给小孩一个较好的生长环境,然而老公总是用同样的答案,一是没钱、二是要照顾妈妈来做推託。

  我想了很久,决定尝试靠自己的力量买一间公寓搬离眷村,但资金方面还差很多,我打电话回娘家求援,我妈叫我抽个空回去一趟,和我爸大家当面谈谈。
  那天下午我请了假,中午我骑机车到新竹车站,准备搭新竹客运到湖口娘家,在我停车时停到有人叫我,阿樱。。阿樱。。。我向有些耳熟的声音望去,一看是两个月前4P事件中的小李(计程车司机、30岁,是我们客家老乡,比我长3岁),他正朝我走过来,我感觉他看到我好像很兴奋的样子,他说他在排班等客人,问我要去哪里?我说有点事要回湖口娘家一趟。

  看他很有诚意的说:「我送你去好了!」

  其实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斯斯文文的,而且又是老乡,我用客家话客气的说:「不用了,搭客运很方便又便宜。」

  他也用客家话回答说:「说什么钱啊!送你当然是免费的啰!」

  我说:「这样不好意思!耽误你的生意了。」(从这起我们都用客家话交谈)
  他说:「不要紧,中午没什么客人,就当我休息去打麻将好了,快上车吧。」
  我感到他是很诚意的要送我,加上我们有过一次关系,我也不想太不给他面子,今天回娘家我穿的比较正式,上身穿一件浅色丝质低胸薄T恤,配一件深色紧身短裙,脚上穿一双露指高跟拖鞋,我跟着他走向他的车子,站在一旁排班的多位计程车司机,通通都往我身上看,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上车后他说:「你今天(按将ㄜ)很漂亮啊!我还没看你这样穿过呢!」
  我说:「哪有漂亮!只是平常去打牌都穿工作服,没打扮,今天回娘家总不能太随便,所以稍为打扮一下。」(虽然有很多男人夸我漂亮,其实我觉得自己长的算普通,但让我觉得自信的是有163cm身高和一双比例不错的长腿及一对坚挺的翘臀,尤其当我穿上紧身短裙或热裤时,对自己的一双美腿更是有点自傲,相信也能吸引众多男人的眼光)我接着说:「对了,等会儿你送我到家,你就先走好了,因为我可能要耽搁一下不想耽误你太多时间,我会不好意思,我再自己搭客运回去就好。」

  他说:「没关系,反正下午也没生意,我也想休息一下,就当我们一起打麻将好了。我们又这么久没见面,我还蛮想你的,现在难得碰面我想多陪陪你嘛!
  而且今天这事很重要,送你来不等你回去,我也於心不忍。「(因为适才车上,我们已聊的蛮投缘,所以我主动把回娘家要谈的事向他大概说了一下)
  听了他这么说,我心理不尽一阵暖流,眼前不觉又浮现上次4p和他做爱的情境。那天『第一棒,他们由年纪最小的小李先来,他走过来,开始吻我,他接吻的技巧很好,没多久我已经被他灵活的舌头挑逗得意乱情迷,他进一步地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捏着我的奶子,还不时用手指玩弄我的奶头,搞得我不知多兴奋,他含住我的耳珠挑逗着我,他好像很懂女人的性感带,我毫无招架,无法控制地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他的手更进一步移到我的胯下,用手指拨开我的双腿,此时我无助地淫喘着,他便毫不客气地将手指插了进去,我全身松软地呻吟着,任由他的手指在我的淫穴里放肆地转动着,我的淫水已经不自觉地越涌越多,呻吟声越来越响亮。过了一会儿,他将老二从我嘴里抽出,开始插入我的阴部,粗大的老二不停地抽插转动,我听到自己下面被他干出了』噗唧、噗唧『的淫糜声响,我被他搞得情欲高涨,嘴里又忍不住发出唉呦。。唉呦。。的呻吟声。在我第三次高潮后,他也全身一阵颤抖,一股热泉直喷向我的子宫深处,他的抽插动作停止后,老二仍插在我的阴道里,他两手趴在茶几上喘了几口大气,才拔出那只还没全软掉的老二,我的小穴也流出一股股浓稠的精液。』

  (当我年轻些时对性欲并不太瞭解,稍年长经常接触性爱后我才自觉到,其实我的生理结构,性欲很容易被挑逗起来,我只要随便看到关於性的文章、A片,或有人谈及性方面的话题,我就很快的产生性爱的渴求,不被插一下就混身不舒服。想起来我之前会被公公奸淫也与我的生理强力需求有关,因为我想被插的欲望胜过了我拒绝的理智。)

  此时我的心已怦怦乱跳,下面(阴部)也觉得湿漉漉搔痒搔痒的,脸颊感觉很热,真想马上找个地方就地解决一下,我口乾舌燥,轻声乾咳了一下,故做害羞的样子问他:「你为什么会想我?」

  他说:「是这样,平常大家一起打牌看你也一本正经很保守的样子,阿芝哥哥说要设计你和我们玩4p时我们都不敢相信,而且发生4p时,虽然你和我们玩的时候举止很放的开,其实我看的出你有些勉强,而且心不干情不愿的和我们玩,我心里就想你是否有什么苦衷,还是你有什么把柄在阿芝哥哥手里,心理也对你有些不舍,所以这两个月会常常想到你,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

  谈到这我心里对他更多了份好感,我说:「可是你那天也玩的蛮high嘛!」
  他说:「那天的状况已经是箭在弦上,阿芝哥哥说你已经同意玩4p,我想我们大家都是成年人,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且男欢女爱大家讲好规则,你情我愿的按游戏规则玩也不算失礼,而且如果那时我临阵退缩不是显得有些做作不够爽快,恐怕还被说舍不得那五千块钱,你说对吗?」他又说:「而且那时候我想!以你的优质条件和美妙的身材,我要真的好运能和你玩,那真是捡到了。」
  我说:「是啦!确实是我自己答应阿芝哥哥的,他再三向我保证说我如果和你们玩,玩完你们绝对不会说出去,因为我短时间实在筹不出那些钱,他又一直催我还钱,所以我才不得已答应的,我并不是想要玩那种游戏的。好了!事情已经发生也过去了,反正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再去那里打麻将了,再去还是输,不管是不是被设计,那种事碰到一次就够了。」

  他说:「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上次那事情后,阿芝哥哥说下次有机会再找我们一起和你一起玩4p,他说以你的牌技,只要你继续去他家打牌,还是迟早会输到脱裤子给他干的!他说这种事有一就有二,他还说有好空一定通知我和老王。但是我感觉你应该是不会再去了,起初我也问过他有没有你的消息,我还交代说如果你要去打麻将,要他一定要通知我,因为我的心里真的还想见到你。
  一晃两个月过去,我心想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今天会遇到,我真的很高兴我们还有这个缘份见面。「

  此时我对他有了更深的认识,也多了一些好感,我们撇开了上次4p的话题,聊了一些其他话题,他坦诚他偶尔会在外面寻欢,也是因为他们夫妻间性生活有些问题。我想好像夫妻结婚久了,相互间既失去了吸引力也没了新鲜感,千篇一律和同一个人用同样方式做同一件事,这个问题好像是大多数夫妻的问题,不止男人有这种想法,身为女人的我内心深处也同样有这样的想法,相信和我有同样想法的女性也不少,只是身为弱势的女性只能隐忍这种想法,无法像男人一样,想要就可以找个不同女人发泄,而大多数女人顶多是遐思和自己假想所心仪的对象自慰一下。

  (不过男人们不要认为只有男人会玩,其实有一些女性的观念做法也很先进。一种是不愿接受一夫一妻的刻板生活方式,想随心所欲的随时更换性伴侣。另
  一种不愿从一而终的和老公维持一成不变的枯燥性生活而向外发展自己的性生活
  圈。她们会主动的透过一些活动像跳舞、打麻将、唱歌、交际应酬等。主动向她们看上的对象献身,有时她们也会看交往对象情况,向对象要求一些礼物好处或现金报酬,当然大部份都是纯粹男欢女爱两厢情愿,为了解决各人性饥渴而交往,不涉及利益的。)在我的姐妹掏中就有两个现成的例子,一位是阿芝属於前者,不想结婚,她经常到地下舞厅钓凯子,看顺眼就和人上床,有的男人和她发生一次关系就结束,也有的会维持一段时间,等她玩腻了才结束。另一位是上次带去阿芝哥哥家打麻将的邻居阿芸姐就属於后者,她背着老公在外面打麻将唱歌,虽然她选择性伴侣的条件比较高,但只要有顺眼的对象她也不会放过,但她多数和那些男人一次就结束,她说那样比较不会有后遗症。说真的有时候我还有些羨慕她们的那种多姿多彩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

  大约二十多分钟到了湖口我娘家,我还是客气的叫他不用等我,他说:「不要再推了啦,我在车上休息一下等你,你不要急,慢慢谈,等你出来,如果没事有时间我们可以到郊外走走。」

  时值炎炎夏日,我说:「不行,我怕热,又怕晒太阳!」

  他说:「那没关系,我们可以找个地方泡茶聊天,或是找个地方去休息也可以,等你出来由你决定你看如何?」

  其实刚刚在车上的对话已勾起我的性欲,而且因为生理周期刚完几天,所以也有十天没有和老公做爱了,此时我早已春心荡漾准备迎接挑战了,我故做镇定的说:「那我们去泡茶好了,你等我一下,我尽快出来。」

  我和父母大概谈了二十多分钟,我就藉口说计程车在等我,离开了娘家,上车时我是一身汗,他很关心的问我谈的结果如何?

  我说:「我父母说他们能帮的忙有限,他们认为我应该再多忍两年,多存一点自备款再买房子,因为贷款太多日子会不好过,这两年就省点过日子,多存点,小孩刚上小学,过两三年搬也不迟。」

  他说:「你父母这么说也对,像我现在一个月要缴房贷两万多块,真的很累。好吧!我们去哪里泡茶?」

  刚刚我说泡茶其实是设计好的说词,事实上我心理已准备好和他去休息,我藉故说:「刚才已和我爸喝过茶,现在一肚子水,我们找个地方吹吹冷气休息好了。」

  其实我都是成熟的成年人,不必太做作,这么说已经很清楚表明下一步要(愿意)做什么了,他很镇静的说:「那我们去汽车旅馆好了,那里休息还不错又隐秘。」我没多说什么,只轻轻嗯了一声,代表同意了!既然已决定去哪!将要做什么!两个人好像都放轻松开来,准备迎接下一步预期中要发生的事。
  我们都刻意避开敏感话题,轻松的说些不关紧要的事,车子在纵贯公路上,往新竹方向行驶,这时还没到新丰,由於刚刚喝过茶膀胱有点涨,加上又流了一身汗,窄裙穿在身上感觉小腹很紧很不舒服,我左右挪了挪屁股,想把裙子稍为调整一下,他注意到我的动作,问我是不是不好坐?我说不是不好坐,是我裙子太紧不太舒服。

  他说:「你可以调整一下,把裙腰钮扣解掉,拉炼拉开,就舒服多了。」
  我笑着说:「废话!我怎么不知道,乾脆把整条裙子脱掉更舒服。」

  他也笑着说:「对啊!脱掉当然舒服啰,可是在车上你敢吗?」

  我被他一激回答说:「有什么不敢的,这也没什么大不了!」

  他说:「我不信你敢脱!如果你敢我输你两千块钱!」

  因为上次和他发生关系是赌债的关系,现在他提起钱有点敏感,我故意畧带点不悦的口气说:「要脱就脱,干什么提钱!我又不是脱衣舞孃。」

  他急忙说:「别误会!我没那意思,只是觉得你不敢脱,下点赌注增加地点趣味,看看你会不会被激的真脱。。」

  因为想到等会就要发生欢愉的事,其实我并没生气,只是故作姿态,要是跟老公对我的要求比起来,脱裙子算什么,那天的4P事件,对老公来说也许都还觉得不够刺激,(老公自婚后,长期以来就一步一步灌输我开放的性观念,渐进的要把我训练成听话的淫妇,我把它叫做训练良妻成为淫妇计划)想到老公这样对我就气,更加深了我对老公的怨,我内心含怨的对小李说:「好啦!没那意思就好,本小姐今天我也豁出去了,我就脱给你看,别让你小看了我。」接着我解开安全带,脱下裙子,露出穿着透明内裤的两条长腿,整个暴露在他眼前,(此时车子正在等红灯)那凉爽的感觉和解放的感觉真舒服,他的眼睛望着我的腿,我重新系上安全带,把裙子对折后盖在小腹上。

  这时车子正通过新丰,往竹北方向开,他嚥了一下口水说:「我服了你,你的腿太美了,不像我们家那口又粗又短!」

  我说:「你现在才知道!」

  他说:「上次看你跳艳舞时就被你迷到了,只是没有当众赞美你!」

  我笑笑转过头看他,正看到他的胯间鼓起一块,撑起像一把小伞,他说:「他说前面有一家龙**汽车旅馆,我们就去那家好吗?」

  我说:「随便你啦!我只想赶快沖个澡,一身汗黏溚溚的好难过。」他说的这家汽车旅馆,就是上次阿芝哥哥带我去的那家,心里毛毛的,想阿芝哥哥会不会把上次我俩上汽车旅馆的事说出来,我决定向小李一探究竟。我说:「对了!
  我想问一下,那天那件事(4P事件)的发生,事前阿芝哥哥到底是怎么跟你们说的?我一直很纳闷!「

  小李说:「那件事的前一天,阿芝哥哥找我和老王,说有件好空的事,要和我们俩商量,他说你前前后后本来欠他两万块钱,前天还了五千,现在还欠一万五还不出来,他说想找机会设计你,让我们三个人一起和你玩一次大锅炒,我们三个人一人付五千块钱给你,让你抵那一万五的债务。但是他说不管成不成这件事都要保密,不可以说出去,因为你是有家庭的不能害你,而且你是他妹妹的好朋友。我和老王都不信的质疑他,说哪有可能你会同意,小心被你修理!」
  阿芝哥哥回答我们说「:你们不知道,那天我们一起去卡拉OK唱歌时,我已试探性的吃了她的豆腐,摸了她的大腿和屁股,她都没怎样,感觉她很放的开,应该很容易受利诱上钩,啊!免说那么多,她同不同意还不知道,我只是要先问你们愿不愿意,我好决定要不要向她提出,你们不要我就留着自己用了。我和老王商量一下,觉得有这样的好空,当然要把握,於是马上答应阿芝哥哥的提议,其实那时我还是觉得希望不大,事情就是这样。。」

  听了他这么说我稍稍放心,起码阿芝哥哥遵守了约定,没有把我们上汽车旅馆的事说出去,此时小李急促说:「前面就到了,你快把裙子穿起来吧!」
  阿芝哥哥遵守约定的事让我心情不错,我笑笑说:「你紧张什么!又不是你没穿!就这样进去没关系,我还有穿内裤呢!」

  在柜台买好单,车子往里面开时,他说:「刚才柜台服务员(年轻男生)站在我的车窗外,一直往车里面看你的腿,我觉得好刺激!」我笑笑没回他话,车子开进车库(这里是一车一库,房间在楼上),我拿了房卡说:「我先上楼洗澡了,你慢慢上来。」很快我就脱光衣服开始站在浴缸中淋浴,因为浴室和房间中间隔着一片透明玻璃,所以我浴室门没关上,一会小李来到楼上,他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我沖着水,问我要不要帮我搓背,我说好阿,帮我抓抓也好,他说是搓不是抓,我也搞不懂他说的搓背是什么,就顺口说:「那就来吧!」

  他光着身走进浴室,我还在沖着水,看到他的老二翘的直挺挺的,他走过来要我背对他手扶着墙壁,他挤了一些沐浴乳,由我的肩膀慢慢轻轻的往下涂在我的肌肤上,涂到我挺翘的翘臀时,他的手特别多停留了一会,然后由我的股沟沿着肛门、会阴、向前戳了几下,每一下都碰到我的阴部,我不觉身体颤抖一下,嘴里也轻轻呻吟起来,他没理会我的反应(应该说他不太瞭解我,此时我已欲火高涨,期待他的老二立即插入我已湿滑的小穴了),接着拿了一条小毛巾,在上面挤了沐浴乳,然后在我背部左、右、上、下的用力搓着,他问:「这么会不会痛?」

  我说:「不会痛,很舒服,麻麻痒痒的。」是真的很舒服,这也是我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真爽!(平常都是我帮老公抓背,它洗澡时偶尔会要求我服侍他,那只是用指甲随便抓抓,抓的他背上一条条红爪印,他是觉得很舒服而我的指甲缝也却都是污垢,我还是勉为其难的帮他服务,因为我知道抓背,就是他想要在浴室里和我做爱的信号,接下来就是他抚摸我、舔我的奶、抠我的屄、刮我的阴毛,我也回以帮他吹喇叭、舔屁眼『他的最爱』,让他插穴插到爽)我问:「你是怎么会的?」

  他说:「以前我在贸易公司做过外务,有时招待客户会去那种地方,久了觉得不错就学起来,偶尔我会帮我老婆搓全身的,她也觉得很舒服,在外面做这个是很贵的,人躺在台子上师傅用海盐从头、脸一直往下用力搓到脚底,这种全身去角质,搓完洗个三温暖,浑身舒畅光滑。」他取下莲蓬头把我的背沖了一下水,用手摸了一下,说:「乾净了,你摸摸看,很滑。」我摸一下确实很滑,他又说:「要不要帮你前面也搓搓?」我说:「下次好了,我洗好了,换你洗,我先出去了。」他说:「好,等下我再帮你按摩(很多男人都声称自己会按摩,尤其是网上的一些网友,等真的上场就露出马脚,他不过是按按摸摸)。」我说好就出了浴室。

  我靠在床头看着电视,萤幕中一个高大的黑人正用他又粗又长的阳具插着一位金发白种女人的屁眼,他们嘴里欧……耶……欧……耶……的大叫着,我也被完全的勾起被老二插入小穴的欲火,我的手摸向我下面搔痒的小穴,淫水已渗到洞口,一边难过的摸着,一边想着那天和阿芝哥哥来这里所发生的激烈淫事,我感到浑身发热,心跳加巨,奶头发涨,阴道搔痒。此时小李拿着浴巾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走向我说:「我帮你按摩吧!」

  此时的我已欲火焚身,哪还有心情按(摸),我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说:「不用按了,你开了那么久的车不会累啊,休息一下吧!」他把浴巾丢到角落的八爪椅上,过来在我旁边躺下,他的老二还是软的,我已迫不及待,顾不得淑女该有的矜持,我跪在他旁边,嘴巴对准他的胯下,弯下身子直接将他的老二放入我嘴里面,我的手轻轻卧着他的阴茎,嘴唇轻轻含着他的龟头,舌尖上下跳动着舔他的马眼,他身体抖了一下,手放入我的胯间摸了一下,说到:「水好多啊!」
  随即就把手指插入我的小穴里开始一进一出的抽插着,这时我感到一阵舒麻,他的老二也被我舔的硬了起来,紧紧含着他硬挺的老二,一进一出的吸吮着,我埋着头含着他的龟头,将他的龟头深深吸到我的喉咙深处,同时用力快速的进进出出套弄着,他用双手把我的屁股扳到他的脸部正上方,我们形成标准69式,我那比常人略为突出的阴部,肥肥的阴唇和暗色紧缩的菊花已全部近距离的展示在他眼前。

  我无法看到他的表情,只感到他热热的舌头在我的屁眼和阴蒂之间,上下来回舔着,发出渍渍的吸吮声,每当他舔到我的屁眼时,我都有一种未有过的快感(那时我的屁眼还没开包)期待有个什么东西塞进去的感觉,最后他得嘴停在我的洞口,整根舌头深深伸入我阴道中快速挑动着,他的鼻子顶着我的屁眼,一下一下的往里面加压,我被他弄的浑身酥麻,这时我已无法分心再继续吸他老二,我趴下胸部紧贴着他小腹,手卧着他老二,随着他舔来舔去,我的子宫也感到一阵一阵的收缩着,有点像就快达到高潮的样子,我的口中唉呦……哀呦……叫着,手也没停下来帮他打手枪,我觉得我就要出来时,他忽然急促的叫道:「停一下……停一下……我快出来了。」

  我停下动作,欲火却没有消退,他轻轻把我推开并把我扳倒,现在我呈大字形平躺在床上,他二话没说跪在我两腿中间,举起我的双腿跨在他肩上,一手扶着他那已将火山爆发的老二往我湿润的靠近,噗!一下,他的又硬又热的老二直捣黄龙整根插到我的阴道底部,顶的我埃呦……一声大叫后,他并未停顿立刻开始气喘吁吁快速猛烈的在我阴道中抽插着,(他这后面动作还真有点粗暴,如果是阴道紧点的小姐可受不了,对我来说恰到好处)他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在我的阴户上,强烈的快感不断袭来,很快的我就延续刚才被舔的余火达到高潮,我口里叫着埃呦。。哥哥。。好爽。。哥哥。。好爽!

  (其实这种叫声正是我达到高潮的信号)他并不知道我已来了一次,继续用力的抽插,他的喘息声愈来愈大也愈来愈急,我知道他也快要出来了,我的双手抓住他的腰,我的屁股(阴部)用力随着他插入的节奏,一下一下往上顶着……摇着,这激烈的撞击伴着我唉呦……哀呦……的淫叫声,很快我又即将达到又一次的高潮,接着他阿……阿……阿的叫了三声,全身一阵剧烈抖动后,我感到阴道中射入一股热泉,他的精子把我的阴道塞的满满的,我的子不断收缩,我也在同时达到第二次高潮,他趴在我身上喘着问我好不好?我说好,比上次还好。
  虽然房间有冷气,两个人还是一身汗,我们先后去洗了澡,没獃多久他就送我到新竹车站牵摩托车,在车上他问我怎么避孕?我说这几年都是吃避孕药,他说:「吃避孕药好吗?不是有副做用!你还要生吗?」我说:「对阿,我经常头痛、头晕、月经过多和不规则,医生也建议我结紮,我正在考虑。」

  到了新竹车站,他把B。B。call号码留给我(年轻一点的朋友不知道,在那个时期,大哥大还没那么普遍,那是顶尖份子用的,一般人有B。机就不错了),要我没事可以找他,他希望和我继续交往成为好朋友,最后他拿了两千块钱给我,我略不解的说:「(捉马该)这是干嘛!」

  他笑着说:「你忘了,刚才你脱裙子我输给你的,我可是说话算话的。」我也就不好意思的收下了他的好处,只希望他不要以为,付两千块钱就可以上我,这次我可是自愿投怀送抱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