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大学女教师佟琬】(02)【作者:mn627087661】
字数:54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

  「要死了要死了,以后真得离李美玉那个小骚货远一点,要不真被她带坏了。」
  这个念头是佟琬在回家的路上偶然想起的,她想起刚才在内衣店里发生的一幕幕,就脸红心跳。

  两人买完衣服还就近去了内衣店挑选,店里的女客不是很多,三四个的样子,其中还有两个男生,看起来应该是陪着女朋友一起过来挑内衣的。

  就跟丈夫第一次陪自己进内衣店一样,那两个男生因为在等女友换衣出来站在这充满了女性氛围的场地里,显得十分的局促和害羞,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拿起一本杂志遮着自己的大部分的面目,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那模样大概所有的男生都是一样的。

  佟琬当时一下想到了自己的丈夫陪自己来买内衣的情景,只觉得好笑又好玩。
  李美玉也发现了这情况,但她比佟琬大胆多了,直接对佟琬说:「琬儿你瞧那个人,样子好搞笑哦,一直在看里面,又没在看杂志,我们去逗逗他怎么样。」
  佟琬说:「不要啦,人家等下女朋友出来就糟了,你怎么那么坏。」

  佟琬虽然被李美玉挑逗的跃跃欲试,但她的胆子终究还是小了点,脸皮也没有李美玉放得开,虽然已经是人妻了,但有时跟男生多说几句话都会脸红心跳,丈夫却告诉她,自己喜欢的就是她的这种单纯,想想一个已婚人妻还被丈夫夸赞单纯也真是好笑。

  李美玉给了闺蜜一个安心的眼色,直直地就往那个男生的方向走去,佟琬是又紧张又是期待,她还真想看看李美玉是怎么逗弄那个男生的,这也是属于人妻和少女之间的区别之一。

  「帅哥能麻烦你帮个忙吗?」

  李美玉娇滴滴的站在男生面前,语气极其的温柔和甜腻,她今天的这幅青春少女的打扮加上有些发嗲的声音,就算说她是大学生也会有人信的。

  这个男生一如其他男生一样,光听到帅哥两字就知道指的是自己,放下杂志露出面容的那一瞬间,佟琬在一旁假装挑衣服,暗地观察中却注意到他的眼睛都亮了。

  「有什么事吗?」

  「我想要拿那件衣服试一试,你能帮我拿一下吗?」

  李美玉指了指男生身后头顶上的某处地方,那个高度的衣服确实不好拿,又因为店里的导购都在忙在招呼那些单人前来的顾客,所以男生没有多想就答应下来。

  手边恰好也有取衣服的杆子,照着李美玉的指示:「那个绿色的,有花纹的,对就是它,麻烦你往里面拿一下,找件F杯的尺码给我。」

  当男生听到F这个字母的时候,佟琬注意到他人明显停顿了一下,好像被什么定住,偏了半个头回去看李美玉,而李美玉很聪明地只紧盯着那个心爱的绿色内衣,任由男生偷窥她。

  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算把衣服取下来,拿下后李美玉一看,又皱起眉头微微有些委屈地说:「啊!是D杯的吗,可能穿不下,算了先试试吧,真是谢谢你啦,多亏了你。」

  男生对于疲惫浑然不知,他这会儿根本没有心思看什么杂志了,对着李美玉好像有许多话要说,却不知道该怎么先开口才是。

  后面李美玉悄悄跟他说了什么,两人一起拿出了手机,男生扫了一下李美玉手机的屏幕。

  当李美玉拿着胜利品回到佟琬身边,还不忘回头给那个男生一个甜美的微笑,而男生的女友也隔了一会从试衣间里出来,手里拿着试穿的内衣,佟琬快速地偷看了一眼,大概是A罩杯的样子,也难怪他听到李美玉的F杯的时候出了丑。
  回到家后的佟琬第一件事就是换下这身老气的工作制服,连胸罩也脱了,如果不是女人的话根本不会知道这东西戴一整天是多么难受,而恰好男人最擅长的事情就是替女人脱衣服和脱胸罩,男女之间的配合简直是上帝安排好的分工,天衣无缝。

  佟琬回到家比较早,所以丈夫刘昌明还未下班,正好可以稍微收拾一下家务,再把饭给煮了,刚结束老师和闺蜜两种角色,现在要扮演的是家庭主妇。

  不知道是谁如此的会挑时间,外面的门铃被敲响了,佟琬应了一句走到门口从鹰眼里往外看,紧接着就把门打开了,「洪先生是你呀。」

  门口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头发已经像土地一样可用的越来越少,而身上的脂肪倒是一点也不吝奢,和现在的房价有的一比。

  那是佟琬的隔壁邻居洪大成。

  「佟老师你好呀,今天下班的挺早,我不知道你家里有没有人,就向碰碰运气。」

  「怎么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洪大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我家的煤气自来水管突然坏了,刚才打给维修公司说是要到明天才能来修理,可我这一堆的菜放着不煮到明天就坏了,所以……」

  「哦!那你来我家里、来我家里做菜好了,刚好我也要收拾一下屋子,你随便使用。」

  洪大成搓着手说:「这怎么好意思呢,我就借水洗个菜就行,这太麻烦你了佟老师,真是太感谢了。」

  洪大成很高兴地回去了自己的屋里去拿他今晚要做的那些食材,佟琬本来也只是想让洪大成洗个菜就好,但她又联想到让洪大成拿着湿淋淋的食材在家里走来走去的话,自己的这点家务活可是增加不少,帮人就索性帮到底,也免得给邻居说小气连这点煤气钱都不舍得。

  洪大成拿着满满一菜篮的各色食材走进了佟家屋子,佟琬有些后悔了,这是要做满汉全席呢。

  「不好意思,真是太打扰佟老师你们了,刘先生还没回来吗?」

  佟琬保持着微笑说:「还没呢。」

  她看了看钟说:「应该也快了。」

  洪大成开始打开水龙头拿出一根黄瓜开始清洗然后切片,打算做黄瓜炒蛋,他的手脚很利落,光是看他切菜就是一件赏心悦目的美事,原本还有房间要打扫和衣服要清洗的佟琬,也不自觉站在那里看他做菜。

  洪大成说:「刘先生娶了佟老师真是好福气,又会做家务,长得又漂亮,难得脾气还这末好。」

  「哪里,洪大哥你别开玩笑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光是做菜这一点我现在才知道我跟你差了有多远,难怪老刘老是抱怨我做菜来来回回那几样。」
  佟琬被奉承了几句心情舒畅,也愿意跟洪大成多说几句。

  「我改天教你几道拿手好菜,咱们悄悄地学会给刘先生一个惊喜,surprise。」

  洪大成那蹩脚的英文发音逗的佟琬忍不住笑出声,她又怕洪大成以为自己在取笑他,赶忙又补充了一句:「洪大哥你真幽默,我说蒋大姐才是有福气,能嫁给你,能逗人笑菜还做的这末好,女的看了都不如。」

  洪大成往锅里铲了几下,火候被他控制的刚刚好,「没办法,谁让我老婆她工作比我还忙呢,下班回来的时候都七八点了,我不自力更生,这肉怕是要没了。那咱们的事情就这末说定了,算是我报答你今天的救水之恩。」

  佟琬连劝他不要那么客气,但又拗不过他的美意,算是答应了下来,以后下班回来佟琬来洪大成的屋里学习做菜。

  刘昌明在洪大成把所有的菜做完之后那个时间准时回来了,他一进屋鼻子就好像变成了狗鼻子一样嗅个不停,嘴里念叨着:「好香呀,亲爱的你做什么好吃的啦。」

  佟琬听到丈夫的声音赶紧迎了出来,说着:「你回来了,洪大哥也在屋子里呢。」

  「洪大哥也在?」

  洪大成在下一秒就从厨房里出来,很热情地跟刘昌明打招呼:「刘先生回来了,实在不好意思,家里的水管坏了,煮菜没有水,多亏了刘太太借我你们家的厨房用,今天太感谢你们两位了。」

  刘昌明一下听明白了,他说:「洪大哥你叫我昌明就行,这点小事别客气,应该的,平时你也多亏你照顾我们夫妻两个。」

  三人站在那又聊了几句,洪大成看了下时间表示妻子快回来,自己要先告辞了,他特地将自己做得两道小菜留了下来,佟琬夫妻俩推辞不了,也就笑纳了。
  等洪大成走后,刘昌明问佟琬说:「这老洪什么时候来的?看不出来他这末粗枝大叶的人,做的菜卖相真不错。嗯!还好吃。」

  刘昌明夹起了一块鸡肉,品尝过后给出了大拇指的评价。

  佟琬说:「看不出来吧,我也没想到他做菜真不赖,比我做的好吃?」
  「嗯,好吃。」

  刘昌明又多吃了一块鸡肉,他没听清刚才妻子问的是一句疑问句,而不是肯定句,虽然是实话,但一下把佟琬点燃了,气呼呼地说:「早就知道你嫌弃我,亏我一下班就回来做饭做菜,就知道你嫌弃我做的不好吃,以后换你来做,我看看你能做的多好吃。」

  刘昌明这才省悟过来,陪着笑脸说:「老婆做的菜是加了爱心进去,当然好吃,口误口误,别生气,我刚才特地给你买了礼物回来。」

  「什么礼物?」

  「先不告诉你,等晚点你就知道了。」

  刘昌明成功拿礼物扑灭了佟琬那即将爆炸的引火线,天下女人是最难哄也是最好哄的,轻的几句甜言蜜语,重的不过出血买买礼物,这两者都行不通时,那就是最麻烦的时候。

  吃过晚饭后由刘昌明负责洗碗刷锅,夫妻两人一向分工明确,刘昌明在外赚钱养家,佟琬虽然也有工作,但家里的家务事还是由她操办,在别人挤破了脑袋往上爬做梦都要升到教授或博导,而佟琬就安心地做她的讲师,在那个办公室里或许就只有她这末一个异类。

  佟琬早早地就洗漱完毕躺到了床上,她手里还捧着一本理想国,对哲学着迷的人每日每刻都不停止对生命和世界的探究,一个很简单很表面的事物,哲人们总是渴求挖掘出更深层的真理。

  佟琬虽然没想在职务上有所进步,但教学这块她可从来不想做同学们口中的背书老师,她对于学生和学业都是极其负责的。

  刘昌明大概在卫生间里洗了近半个小时才出来,佟琬瞥了他一眼随口问:「怎么洗这末久?」

  「洗干净点,待会好干活儿。」

  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也不理会妻子飘来的白眼。

  「都已经下班了,我的大教授就不要这末用功了。」

  刘昌明将妻子手里的书籍抢过随手放到一边,挨着佟琬的身子抚摸着她的头发,动作温柔又带着挑逗,男人喜欢这种女人温顺的感觉,他们摸着女人的头发好比摸着一只波斯猫,它温顺极了,时而用爪子轻轻地又留恋地捶打自己的胸口,还会伸出舌头舔着嘴边根本没有的污渍,粉色的肉舌想要跟主人亲密接触,猫咪和主人的情欲一瞬间爆发。

  「怎么了?」

  佟琬在接吻的半途推开了丈夫,刘昌明茫然地眼神看着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事情?什么事情,我没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你的,你这是怎么了。」

  佟琬看着罪犯似的看着丈夫说:「我觉得你今晚有些不一样,总觉得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天哪!我的老婆大人,我哪里敢做这样的事,所以我说你少看一些电视剧,全是白痴编剧写的,搞得男人动不动就出轨,女人每天防贼一样看着老公,唉!」
  「我又没说什么,你为什么觉得是出轨,你说到底是不是?」

  刘昌明话到嘴边又很无语地憋了回去,神情懊恼又无力吐槽,那摇头晃脑唉声叹气的模样最后惹来佟琬的一连串的嘲笑。

  「逗你的,傻不傻。」

  刘昌明气愤地瞪着妻子,「好呀,竟然敢骗我,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我是时刻给你敲响警钟,得了便宜还卖乖,有这么漂亮的妻子关心丈夫你还不偷着乐。还说人家骗你,真没良心。」

  刘昌明被妻子连消带打的怨诉弄得理亏一大截,又腆着脸逢迎说:「有良心有良心,良心是大大地有,在这呢。」

  抓着佟琬的手往自己的心脏上放,佟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刘昌明笑嘻嘻的趁着佟琬不注意又抓着她的手往自己的下边放去。

  佟琬一下感受到了丈夫的坚硬,害羞地捶了他一下,两人没有过多的言语,多年的夫妻已经养成了默契,亲吻,疯狂地亲吻,刘昌明知道佟琬的敏感带是在脖子和耳后根,这两个地方几乎每一寸都被他舔过。

  佟琬在低声呻吟着,尽量不让丈夫听到这羞人的声音,这太害羞了,自己可是一个大学老师,即使抛却这一重身份,传统家庭长大的她也很难接受在丈夫面前过多的暴露自己的性欲,刘昌明有时也在感慨娶了一张白纸,虽然绿帽子没带,但在生活上确实少了些刺激和乐趣。

  「宝贝儿,骚一点,再骚一点。给我看你最美的一面。」

  刘昌明在妻子的耳边试图去引导她,但佟琬却紧紧地抱住了他,还是那老样子,话也不多说动作还是那么呆板,刘昌明心想今晚还是得自己辛苦一下,他抱着佟琬的两只碗口大的奶子乱啃,粉红色葡萄已经逐渐变深,乳头一圈的毛孔和细小的肉粒已经凸起,佟琬的身子时而向上拱时而扭转,刘昌明的手指往下一探,果然水流潺潺,把两根探路的手指都浸湿。

  滑嫩的阴唇和肉穴是男人的致命点,而男人除了以刚克柔还能用舌头打开她的大门,婚前的刘昌明非常热衷于用自己的嘴巴在妻子的下体进行探索,而时间日长,激情也少了几分,还是办正事要紧吧,少了那么些步骤也不妨碍。

  刘昌明用了搓了几下自己的肉棒,它还不够坚硬,只好自己帮忙一下,佟琬是很拒绝口交的,结婚这么多年刘昌明只骗到了她给自己口过一次,又因为日片的荼毒一时激动,弄得佟琬第一次就体验了深喉的难受恶心,此后就再也休提。
  姿势现如今也只开发出三种,传统的传教士当然是会的,女上男下可不行,那太羞人了,后入还是前一年才批准使用的,侧卧或是全趴着归到一起算是一种,今晚的刘昌明已经没有太多的动力再去劝说妻子尝试学习新姿势,用着传教士的体位快速而又草草地结束了这股冲动。

  因为还没有生小孩的打算,吃药是太伤身子,所以夫妻两人是一直有做好避孕措施,刘昌明摘下了粉色避孕套,三亿的生命被他随手丢到垃圾桶里,这样一想一个正常的男人一生到底要杀多少人,就连出家人也不例外,因为他们会遗精。
  第二天一大早佟琬就到了学校,办公室里只有李美玉一人在工作,「大美人来了,快老实交代,昨晚是不是嘻嘻嘻。」

  李美玉那富有深意的坏笑,其内涵不言自明,「你真是要死啦,这还是在上班呢,哪有你想的那些?」

  「你可骗不了我,我一看就知道,还是刘大律师厉害,身体真好哈哈哈。」
  佟琬气的扑去挠她的痒痒,这闺蜜间的私话一开了头就休想停下来,无奈佟琬第一节还要去上课,李美玉还在背后追着说:「等你回来我再好好跟你聊聊,看你老实不老实,注意点,可别让学生们看出来呦。」

  羞的佟琬三步并作一步走,飞快地离开她的视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