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夜盗珍妃墓】作者:一撇又一捺
字数:6116

  近日机缘巧合之下又看到了《夜盗珍妃墓》这部老电影,一直喜欢冰恋的我心血来潮之下就写了这篇所谓的「同人文」以飨同好。请注意,这是一篇冰文,不喜欢的朋友敬请右上角。

  正文「咳咳,那西太后自打害死了珍妃之后就经常梦到珍妃的冤魂来找她索命,搅得她寝食不安,所以这才下旨让厚葬珍妃呐。为了平息珍妃的怨气,那墓里陪葬的金银珠宝那可是海了去了。整个西陵里除了几代皇帝的墓,就要数那珍妃墓里的宝贝最多咯。」

  「吹牛吧,珍妃墓里有宝贝会让你知道?」

  「这叫什么话,当初我可是听那给珍妃领祭的马朝恩亲口说的,那还能有假?」
  1938年傍晚,河北易县的一家小饭馆里,一个前清老秀才正一边喝酒,一边向店里的食客们吹嘘着自己的见闻。常言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谁也不曾想到这一番话竟会扯出一桩惊天大案。家住在河北易县华北村的鄂士臣早就打算买几条枪拉起一支队伍,却苦于手里没钱,听了老秀才的话不由得打起了小算盘,「倘若能打开地宫偷几件宝贝出来,还愁没钱买枪拉队伍?就是这个主意,说干就干!」鄂士臣找自己的好友关友仁合计一番之后,就在附近召集了几个人手打算要夜盗珍妃墓。

  今天要说的主角却不是这个鄂士臣,而是他所召集的同伙李一光。李一光是个盗墓的老手,据说还挖过几个前清王爷的墓,因此这次下盗洞开棺盗宝的事自然就交给了他。

  只听轰隆一声响,顶住墓门的石柱被李一光推倒,沉重的墓门也被缓缓推开。
  李一光拎起昏暗的煤油灯小心翼翼地钻进了墓室。昏暗的墓室中大红色的棺椁显得阴森可怖,然而在利欲熏心的盗墓贼眼里这却是最诱人的宝藏。

  棺材上书写的金色经文在盗墓贼的斧头面前根本无力守护主人的安宁。李一光砸破了棺椁,习惯性地要想闭住呼吸。按照他的经验,棺材里的空气就算不是恶臭扑鼻也必定是污浊不堪。可是眼前这座棺材破开之后非但没有恶臭,反而还有些淡淡的幽香。李一光心里一动,暗暗想道:「嘿,他妈的邪门,难道这里头真有什么宝贝?」

  李一光拎起煤油灯向棺材里望去,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双精美的绣鞋和白袜包裹着的纤细脚踝。然而这些对他来说并没什么吸引力,真正让他感到兴奋的是女尸身上的锦被下隐约露出的珍珠翡翠。「操他奶奶的,这下真是发了!」李一光激动地搓了搓双手,将煤油灯叼在嘴里,急不可待地从破洞中钻进了棺材里。
  李一光放下煤油灯,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这才小心翼翼地揭开盖在珍妃身上的锦被。这一下可不得了,珍珠玛瑙翡翠猫眼金银珠宝多得直晃眼。李一光喜不自禁,一把一把地抓起随葬的珠宝塞进自己的袋子里。

  不一会的工夫,李一光带来的口袋已经塞得鼓鼓囊囊,这时李一光才注意到珍妃的手中还握着一只金如意。李一光心想,这东西让死人攥在手里,必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可不能把它漏了。当下伸手去掰珍妃的手指,这一摸之下只觉得珍妃的手细腻光滑,浑不似死人的手。李一光抓起珍妃的手察看,只见那只手虽然已经失去了生命特有的红润,但却绝不似一般的尸体那样呈现出灰败的颜色,反而显得更加白皙细腻,仿佛是白玉雕琢而成的一般。李一光感受着那柔软滑腻的触感一时间竟有些舍不得松手,粗大的手掌在珍妃白嫩的手背上不停地揉搓,恨不得能把这只小手搓进自己的肉里。

  「操他奶奶的,老子活了大半辈子,大姑娘小媳妇的手也他妈摸过不少,想不到竟没一个比得上这死鬼!真他妈操蛋!」李一光骂了一句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珍妃的手,他从前听一个老盗墓贼说过,世上有一种定颜珠,只要让死人含在嘴里便能保尸身不腐不坏,哪怕放上千百年死尸的容貌也还像活人一般。李一光见珍妃尸身如此完好,心想莫非这小娘们身上还有这宝贝不成,要是真能找到定颜珠那可是无价之宝啊。想到这,李一光这才将粗糙的大手伸向珍妃的小嘴,要找这稀世珍宝定颜珠。

  自打李一光爬进这棺材一双眼睛就被琳琅满目的珠宝给牢牢地吸引住了,也没空去大量珍妃的模样。况且死尸这东西他可是见多了,心想别说是个皇妃,就算是王母娘娘死了几十年难道还能好看?

  可是眼前的艳尸却让他不得不承认,这女尸要是漂亮起来可不比活的娘们差。
  灯光下,只见珍妃一张俏脸微微泛着光泽,仿佛刚刚剥壳的煮鸡蛋一般。两道弯弯的柳眉描过之后更显得温柔恬雅。原本早应失去了光泽的双唇上也都被涂上了唇彩,在雪白的肌肤映衬下更是娇艳欲滴。李一光直看的口干舌燥,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骂道:「操!这小娘们真他妈俊,难怪当年皇帝最喜欢她。他妈的,死了都这么勾魂,活着那还得了?」

  李一光伸手捏住珍妃的下颚,柔嫩的肌肤捏在手里像泉水一样的润泽,像锦缎一样柔滑。那曼妙的触感让李一光这个盗墓贼也不禁生出几分怜爱之心,掰开珍妃小嘴的时候力道分外地柔和,生怕弄毁了这张脸蛋。

  朱红的双唇缓缓打开,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口中透出。灯光下,但见珍妃口腔内的嫩肉竟然还有些鲜红的色彩。而那嫩肉中间,一颗蛋黄大小的珠子正散发着诱人的光彩。李一光大喜过望,看来这就是珍妃死而不朽的秘密了,定颜珠!
  兴奋的李一光伸出两根手指去掏那定颜珠,可是当指腹触到珍妃柔软的双唇的时候却突然有些不忍了。李一光知道,只要这颗珠子一出来,珍妃的尸身就会迅速腐化,到时候可到哪再去看这样的美人?李一光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一边伸手捏了捏珍妃的脸蛋,一边自嘲道:「他奶奶的,老子挖了一辈子坟,临了倒让你这小妖精迷了心窍。唉,谁让这珠子价值连城呢。得,老子就等最后再拿它,你这张俏脸老子还真想多看会。」

  李一光说罢又开始搜罗起棺中的其他宝物,发髻上的金钗,手腕上的玉镯,都被他摘了去,紧接着又要摘取珍妃挂着胸前的珠串。李一光按照盗墓贼的老办法,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黄绸子一端从珍妃脖子后面穿过去,然后将绸子两端打个结挂在自己的脖子后面。这样就将珍妃的身子挂在了他的脖子上,他就可以用身体的力量把珍妃吊起,空出的双手就可以摘取珠串了。

  李一光身躯缓缓地上抬,但觉珍妃的身子并不像有些死尸那样死沉死沉的,拉起来也不很吃力。此时珍妃的脸蛋距离李一光的老脸不过数寸的距离,如此近距离端详之下越发觉得这张脸有种勾魂夺魄的魔力。珍妃身上的那股幽香也不识时务地往李一光鼻孔里钻着,让这老小子一阵心猿意马。李一光虽说不是什么有师承有讲究的大贼,但是挖坟掘墓这么多年却也从来没干过亵渎尸首的事。此刻虽然是觉得全身火热,但他也还是尽量克制着小腹下面那蓬勃的欲望。

  原本按照盗墓的规矩,这时候李一光必须闭住呼吸,因为此刻他的口鼻正对着尸体的口鼻,盗墓贼认为一旦自己呼吸的阳气串进尸体的口鼻就会引起诈尸。
  但是此刻李一光却已经顾不得了,那股香气仿佛有生命一般不断撩拨着李一光的神经,让他的下身硬的像根棒子一样。李一光只觉得心头突然一阵烦躁,骂道:「妈的!不管了,老子今天先操了你这小妖精再说!」

  说着,李一光喘着粗气一把扯下脖子上的绸子,趴在珍妃的艳尸上脑袋在她的脖颈间一通乱拱。李一光伸出舌头不断舔弄着珍妃白嫩的脖子滑腻的脸蛋,两只粗糙的大手也在珍妃的身上一通乱摸。李一光越亲越是兴奋,越摸越是激动,一边施暴一边不清不楚地嘟囔着:「操,老子,老子今天就要干皇帝的娘们,操你这个小骚货!」

  李一光粗暴地撕扯着珍妃的衣服,深青色的寿衣,金黄色的中衣,洁白肃穆的贴身小衣,李一光仿佛正一层一层剥开一枚仙果的果皮,现在诱人的果肉终于呈现在他的面前。李一光解开自己的衣服,火热的胸膛不管不顾地贴上了珍妃柔软的娇躯。珍妃的身体散发着阵阵凉意,让李一光觉得一阵舒爽,口中忍不住哼出声来。李一光双手不断在珍妃的身上来回摩挲,盗墓贼特有的贪婪让他不想错过珍妃的每一寸肌肤。

  珍妃是个性情刚烈的奇女子,若非如此也不至于落得个被慈禧太后害死的结局。然而此刻面对这个相貌猥琐的陌生男人的侵犯却完全无能为力,只能任他亵渎着自己纯洁的身体。李一光双手握住珍妃的双乳,两座洁白的雪峰一如生前那般挺拔,然而此刻享用她们的却不再是尊贵的皇帝,而只是一个低贱的盗墓贼。
  李一光用力地揉捏着珍妃的双乳,柔软的乳肉像洁白的奶油一样随着李一光的捏弄不断从他的指缝间溢出。雪白的乳峰上,小巧的乳头呈现着可爱的粉色,在李一光的蹂躏下不断摇动。李一光嘿嘿一阵淫笑,一低头叼住一颗乳头在自己的牙齿间来回研磨,享受着那奇妙的弹性。

  「呼,呼,受不了了,小婊子,给你大爷泄泄火!」早已失去了生命的珍妃当然不会做出任何回应,李一光只好自己脱下裤子放出压抑已久的巨龙。珍妃的裤子早已被盗墓贼脱去,此刻只有一条白色的亵裤遮挡着珍妃最后的圣地。李一光早已欲火难耐,两只手扯住亵裤用力一撕,只听嗤啦一声,柔滑的锦缎应手而破,露出里面比锦缎还要漂亮的肌肤。

  珍妃的阴毛并不旺盛,只在那微微凸起的小山丘上有着薄薄的一撮。两片粉白小巧的阴唇微微分开,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盘桓曲折的桃源秘径。李一光伸手在珍妃的蜜穴上揉搓了几下就要挺枪上马,可是珍妃的蜜穴紧窄异常又失去了甘露滋润,李一光挺动了两次不但没能破门而入倒把自己胯下的长枪撞的生疼。李一光只好吐了几口唾沫,一边在自己的阴茎上涂抹一边淫笑道:「操你妈的小骚货,死了小逼还这么紧,是不是皇帝不顶用啊,哈哈哈。」

  李一光握住粗大的男根,紫红色的龟头在珍妃的蜜穴处上下滑动了两下,腰间用力一挺粗大的阴茎一下子滑进了珍妃紧窄的腔道。李一光只觉得火热的下身被一团柔软而又凉爽的嫩肉紧紧包裹着,那种感觉和操活着的女人完全不同,清凉舒爽的触感让李一光不禁要叫出声来。李一光趴在珍妃白玉般的身子上不断耸动着,粗大的阴茎在珍妃的下身进进出出,原本阴森的棺材里登时充满了一种淫靡的气氛。

  李一光抽插了十几下却总觉得不够尽兴,原来珍妃一双修长的美腿还没有完全打开,狭窄的空间让李一光总是不能全根插入。李一光这才抬起身来,双手托住珍妃一双浑圆的大腿向上抬起想要将她们扛在肩上。可是棺材里毕竟空间狭窄,李一光自己想要坐直身子都做不到,更何况再加上珍妃的一双美腿了。

  此刻的李一光早就没有了初见珍妃时那种仿佛面对女神般小心翼翼的敬畏感,已经食髓知味的他现在只把珍妃的艳尸当作自己泄欲的工具,这种用暴虐的手段蹂躏女神的快感已经让他进入了一种颠狂的状态。只见他双手狠狠掐住珍妃的两个膝弯,双臂猛地用力向下一压,随着一阵骨节碎裂的声音,珍妃的两个髋关节已经被他彻底摧毁。珍妃两条洁白修长的美腿呈一个V字型向前打开,残忍的盗墓贼竟然将珍妃的身体整个对折了过来。

  若是活人被这样生生折断双腿必定会痛得死去活来,不过可怜的珍妃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痛苦了,她的肉体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性玩具。这下珍妃的下身已经完全暴露在了李一光的面前,李一光畅快地耸动着身体,在珍妃美艳的尸体上探寻着无尽的快感。狭窄幽暗的棺材里充斥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和李一光沉重的喘息声。

  李一光一边卖力地抽插,一边抓住珍妃的双乳死命地揉捏,一双大手的力量仿佛要将这两团软肉从珍妃光洁的身体上扯下来一般。「操,操,我操死你个小婊子,小骚货!你他妈不是皇妃吗?皇帝不是最喜欢你吗?还他妈不是让老子给操了?哈哈哈,你个骚货,叫两声给老子听听,叫啊!叫啊!」李一光说着拿起从珍妃手中取下的金如意,用如意的柄重重地拍打在珍妃的胸脯上。珍妃两个硕大的乳球随着拍打来回颤动,泛起一阵阵乳波。李一光看得有趣,淫笑声中不断拍打着珍妃的双乳,肆意释放着胸中的暴虐。

  又是一阵猛烈的抽插过后,李一光感到一阵剧烈的快感冲击着自己的大脑。
  只见他突然伏下身,双臂狠狠地将珍妃的身子抱在怀里,下身紧紧地抵住珍妃的穴口。一阵抽搐过后,李一光终于将粘稠的精液全部喷洒进了珍妃娇嫩的阴道。

  李一光抱着珍妃的艳尸回味着方才射精的快感,此刻他觉得自己盗了一辈子墓,最好的宝贝恐怕还要数这具让人销魂无比的皇妃艳尸了。

  李一光伸出手指捏住珍妃的脸蛋淫笑道:「操你个小骚货,死了都这么会伺候男人,活着的时候还不得更骚浪?啊,你说是不是啊?」李一光扭了扭珍妃的脸蛋,仿佛是在跟自己的小情人调情一般,而美丽的珍妃依旧没有给他任何回应。
  休息了片刻的李一光感到下身又开始膨胀了起来,心想干一炮也是干,干两炮也是干,老子今天就再干她一次。想到这,李一光又坐起身来准备再来一个梅开二度。这时李一光发现珍妃的后庭里还塞着东西,抠出来原来是一截玉石。李一光是个老盗墓贼当然明白这是从前下葬时为了防止尸体腐朽而使用的肛塞,但是为了羞辱眼前这个高贵的皇妃,李一光还是淫笑着将肛塞在珍妃面前晃了晃说道:「好你个小贱货,都死了还要在屁眼里放个石头鸡巴。看来你是怕死了没得爽吧?没关系,今天老子就让你爽个够!」

  李一光说着把珍妃的身子整个翻了过来,露出了光洁的后背。由于珍妃的双腿被他折向了前面,此刻珍妃的屁股就显得很低。李一光为了方便插入,只得又将珍妃的枕头扯过来这才把屁股垫高。珍妃的尸身虽然保存完好,但尸体毕竟是尸体,拔去肛塞后珍妃的后庭就变成了一个食指粗细的孔洞而无法缩回。李一光看着珍妃的后庭笑道:「嘿嘿嘿,小贱人,你这后门那皇帝还没走过吧?今天老子就让你爽一爽。」李一光说着提枪上马,粗壮的肉棒一下子撑开珍妃的肛门进入了她娇嫩的直肠。

  李一光一边伸手扯住珍妃的发髻一边卖力地耸动着腰身,仿佛正骑跨着一匹骏马飞驰一般。兴起之下,李一光竟真的像拽住缰绳一般拉扯着珍妃的秀发,右手则大力拍打着珍妃肥白的屁股,嘴里还不断吆喝着:「嘚!驾!嘚!骚货,贱母马,浪牲口!老子干死你!」说着又拿起那金如意当作马鞭,一下一下抽打着珍妃那不断颤动着的白屁股。

  李一光正干的兴起,却听到鄂士臣低声叫道:「哎,老李,里头怎么样了?
  没什么毛病吧?「原来李一光在墓里一通折腾,守在盗洞口的几个人有些不耐烦了,又担心李一光会不会是中了什么机关,因此鄂士臣才趴在洞口喊话询问。
  李一光正在兴头上,慌忙应道:「没,没事,大兄弟,你们再等会,这宝贝有点多。」说着李一光又加速抽插了几十下,终于将精液射入了珍妃的后庭。
  李一光恋恋不舍地拔出自己的肉棒,一边收拾着衣服一边不无遗憾地说道:「珍妃呀珍妃,老子跟你做一回露水夫妻也是上辈子的缘分,本来也不应该再毁坏你的身子。唉,可谁让你嘴里那颗珠子价值连城呢?你也别怪老子心狠,咱们这行就是这个规矩。」李一光说着扳过珍妃的头就要取那定颜珠。可是转念又一想,这定颜珠价值连城,就此拿出去免不了要跟他们几个平分,倒不如先留在这里,等分完了财宝老子再来取,也不算是坏了规矩。嘿嘿,到时候这珠子就归老子一个人了,说不得还能再操这小娘们两回。

  想到这,李一光伏下身在珍妃耳边说道:「好珍妃,这珠子老子就先放在你这,你可给老子看住了。等会老子来拿再让你好好爽一爽,嘿嘿嘿。」说着,李一光又在珍妃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那得意的神情仿佛已经把珍妃的艳尸当作他的情人。

  收拾停当,李一光拿起装满了金银珠宝的口袋爬出了盗洞去和几个同伙分赃。
  当他再次回到珍妃墓的时候,没想到珍妃原本娇美的脸蛋已经变得腐朽不堪形容可怖。李一光以为珍妃显灵,吓得跪在地上连磕响头。却没想到原来是京城来的镖师封良才已经潜入墓中取走了定颜珠。李一光吃了这一吓终日神魂恍惚后来终于疯了,这个老盗墓贼也算是收到了迟来的报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