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沈嫣日记】(13,23)作者:w1985jc
字数:7535


               第十三章

  北京进入最冷的时节,因为生意忙碌而和嫣联系渐少的晓彤,又主动起来,偶尔会到嫣的家玩,也会在嫣手头工作不忙,嘉嘉由奶奶陪的时候约嫣逛街游玩。
  而对嫣来说,老公梁言不在身边,当然更不能拒绝闺蜜的邀请陪伴。

  晓彤偶尔会带上佟,一起吃饭,办舞会,开派对,交际圈子大了起来的嫣,也不再像以前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的时候,没事就老思念大洋彼岸的梁言。

  春节前几天,佟和晓彤约了很多朋友,一起去昌平泡温泉,嫣自然也在受邀请之列,征得婆婆同意后,嫣带上嘉嘉一起和晓彤一行人来到小汤山。

  下午两点半,同行的十几个男男女女分别进入温泉馆。嘉嘉坐在妈妈身边,看着小鱼在水绨蚔游去,嘎嘎欢笑起来,鱼儿像啄食一样亲吻着脚心脚背和双腿,就像言的蜜吻,让嫣身心都放松陶醉起来。

  同浴的几个女人,也有带着女孩的,经彼此朋友介绍之后,熟悉了,交流起来,嘉嘉也和年纪相仿的小姐姐玩的很愉快。「出来玩玩很享受吧?」晓彤对嫣说,「女人要懂得享受生活哦嫣,26岁的大好年华,我们都在享受最后的青春,你也不能完全不为自己,只为梁言和嘉嘉转吧?」嫣莞尔一笑,不置可否,但是这次温泉之旅,确实化解了无限思念,老公在那边忙碌起来,经常没时间陪自己聊天。

  洗去尘埃,带走身心上的寂寞,人们来到酒店的自助餐厅,嫣牵着嘉嘉的小手,选好喜欢的菜,和晓彤坐到一桌上,佟坐在晓彤身边,边吃边聊起来。嘉嘉想吃冰激凌,嫣不同意,晓彤就帮嘉嘉说服沈嫣,只一点没关系的。正说着,佟端着一小碗冰激凌球出现在嘉嘉跟前:「给,宝贝儿。」嫣意外地看着佟,只得对嘉嘉说:「还不快谢谢叔叔。」嘉嘉就奶声奶气地谢谢叔叔。佟摸着嘉嘉的小脑袋温暖地笑着说不客气,还有,你得叫大大。嘉嘉就说,谢谢大大。「哎,宝贝真乖。」嫣看着这个风度翩翩满面春风的男人,突然觉得,如果是单身,晓彤跟着她也不错,这个时代,十几岁年龄差距,不是问题。正想着,佟转向嫣说:「现在都讲究科学养孩子,各种专家说该吃这个,不能吃那个,当然不是没有道理,但也不要教条化,小孩爱吃冰激凌,让她少吃一点,没关系,掌握好量就好了嘛!」嫣没有接佟的话,却不能否认他说的有道理,如果书上怎说,专家怎讲,就怎媞,孩子的童年会失去多少乐趣。「培养科学养育观念是好事,但过于刻板就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我们这代人没像现在的孩子这样被照顾,不也健康快乐地走到了现在。」「佟哥说的对,来沈嫣,我们一起敬佟哥一杯哈!」

  晓彤说着,就往嫣的空杯倒满了啤酒,嫣不好推辞,就按照晓彤的意思,个人干杯。

  「妈妈,我想吃肉肉!」女儿又撒娇起来,摇着嫣的胳膊说。「宝宝乖,好好坐在这跟着晓彤阿姨和佟大大,妈妈给你取。」嫣拿起嘉嘉的托盘,走到烤肉区,取了两块七分熟的牛排,又让厨师取一块又烤了一会。等的间隙,「你好,打扰一下,我叫魏杰,能否认识一下?」眼前的女人暗淡酒红微微波浪卷披肩,两边秀发稍短于中间,粉红小披肩下身着白色上衣,连着衣服的裙角盖到膝盖之上一个手掌长的位置,肉色打底裤,褐色高跟靴。嫣顺着声音转头,一个戴着眼镜,留着短发的娃娃脸男人,礼貌性微笑道:「你好,不用了吧,我女儿都快上幼儿园了。」魏杰一愣,也笑了:「小姐不用这搪塞吧,直接拒绝就好。」嫣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以为自己撒谎,只好指向嘉嘉所在的地方:「没有骗你,那个女孩,就是我女儿。」魏杰看过去,哎?那不是艾晓彤吗?还有,佟总?却仍镇静道:「不好意思美女,真没想到你孩子都那大了,怎看你都不像当了妈妈的人,打扰了。」魏杰离开,沈嫣的牛排也好了。这个人好有趣,沈嫣心笑着,回到嘉嘉身边。

  七分熟牛排给晓彤和佟,二人感谢,几个人开始刀叉并用,吃起牛排。晓彤起身,一会端来托盘,个高脚杯的红酒,一杯苹果汁。「这才对味吧!」嫣说不喝酒了,晓彤和佟坚持聚会开心必须以酒助兴,嫣不想扫朋友的兴,便不再推辞。
  「佟总!晓彤!」个人抬头看去,「魏杰?你怎在这啊?」晓彤惊讶道。
  「晓彤这话说的,你们在,我不能在啊?」「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怎Ξ这巧呀!」佟天赢让晓彤加了一把椅子,魏杰就在佟天赢身边坐下了,隔着嘉嘉,笑着和沈嫣打招呼:「你好,又见面了。」嫣有点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喂嘉嘉吃牛肉。「魏杰,你认识我同学?」艾晓彤更吃惊了,佟天赢则有点醋意上涌。
  「哦,准确说,是刚认识,对吧小姐。」嫣低头红了脸,只顾嘉嘉吃饭。
  「不闹了,刚刚这位女士去取牛排,闪耀了我的眼,就上前搭讪,不幸的是,已为人母,」

  说到这,沈嫣抬眼看他一眼,似乎有点不悦,魏杰触到这眼神犹如触电,接着说:「别生气,我的意思是,对我来说,不幸。而幸运的是,她居然和我的朋友是朋友哈!这是不是也算有缘?」沈嫣依然沉默不言,晓彤却笑了起来,突然注意到佟的表情,晓彤的笑就僵在脸上,只好对魏杰说:「魏杰,既然如此,你不该敬沈嫣一杯吗?还用佟总也在。」「沈小姐,我敬你一杯,人如其名一样美丽!」

  说着,魏杰把满杯的白酒一口到底。嫣也只好言谢举杯,喝了一点。

  佟天赢狠狠地瞪了艾晓彤一眼,晓彤害怕又委屈,帮你灌她,你还怨我。强忍着不爽,对魏杰假笑道:「你小子呀,见了美女,连我都凉一边了是吧?」魏杰才陪笑道:「哪抈啊,这不是晓彤要我敬沈小姐吗?佟总不介意的话,我过来陪您喝几杯?」。佟天赢想,人多总是更有喝酒的气氛,就答应了。

  魏杰回到自己桌上,跟同行的朋友打过招呼,就来到这边,哥几个一看,两个美女在座,心照不宣地笑笑,喝自己的,不理他。

  做销售的到底是嘴子,魏杰总能找到理由让沈嫣无法拒绝自己举起的酒杯,同时,还能兼顾自己老板的合作伙伴佟总,更可怕的是,嫣只是小口地喝着红酒,他却是两口一小杯白酒,毫无醉意。

  几十分钟过去了,魏杰开始变得活跃,各种段子,逗的晓彤和沈嫣笑个不停,当他再举杯要嫣同饮的时候,嫣终于晕红着脸拒绝:「不好意思魏杰,姐真喝不下去了。」「你比我大?」「我82,你83没错吧?」「83比82大啊,我怎能叫你姐?」这回没等嫣说话,佟打断了俩人对话:「杰子你喝多了,人家跟咱们不一样,你光顾着喝,没看人家女儿就在身边?」魏杰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小公主,她也不理大人们,只顾自己把玩手的小物件。「嫣姐,你女儿真可爱。」
  说罢,低头在嘉嘉苹果一样的小脸蛋亲了一口。佟接着说:「你想喝没关系,你想要嫣喝也没问题,只是此后每次举杯,都由我代替嫣,行不行?」沈嫣心一跳,在晓彤面前,他怎芞摙称呼我?魏杰没说话,直接把沈嫣的杯子拿到佟眼前,然后向他举杯碰了下:「先干为敬了佟总。」佟喝掉高脚杯剩下的一点红酒,填满白酒,又干了一半。魏杰似乎和佟天赢较上劲了,丝毫没有因为他的身份退让的意思,看他们越喝越多,根本停不下来,沈嫣说不早了,要带嘉嘉先回去,晓彤看着佟天赢,似乎是征求他的意见。佟听嫣要走,就和魏杰干完最后一杯,应付几句道个别,招呼杨新来开车,打道回府。魏杰和沈嫣说过再见后回到自己桌上。「刚认识的?都有孩子了你都不放过?」魏杰瞪了说话的人一眼,继续喝起来。

  杨新是佟的助手,今天跟几个同事一起随老板来到小汤山,本来佟今天是自己开车的,现在跟魏杰拼了酒,没法自己开了,嫣要回家,佟自然要表现。杨新开车车子,往市区驶去,沈嫣,嘉嘉,晓彤坐在后排,佟坐副驾驶。

  「那小子真过分,今天连我的面子都不给。」说着回头看沈嫣,「嫣,你没喝多吧?」佟这样称呼自己,而且是在晓彤眼前,让嫣浑身不自在,却也只能忍着说:「我没事,只喝了那一点,谢谢佟总。」「这说到哪去了,我最讨厌灌女人酒的男人,一点风度没有,什熞罧!」「没事的,他也没有恶意吧。」嫣说着。
  很快过了回龙观,到了五道口,晓彤突然让杨新先去店,说自己晕车,先回去。「嫣亲,我实在撑不住了,可能这几天太累了,让佟总送你回去可以吧?」
  「哦,没关系,你累了就回去休息吧,正好路过你家,就不要来回折腾了。」
  车停在了华清嘉园门口,晓彤说不用进了,送沈嫣和嘉嘉回家吧。时间八点四十。

  晓彤回到家洗了澡,心不在焉地打开电视,随意地换着频道,点上一支烟。
  九点多,杨新把车停在小区门口,沈嫣说就这吧,不用进去了,道谢后告别,带着嘉嘉下车进了小区。就在大门即将关上的瞬间,佟把住了大门,轻轻跟了进来。「嫣。」只轻轻喊了她的名字,沈嫣吓了一跳,嘉嘉也回头看,「佟总,你回去吧,我家就在前边那个楼,两分钟就到了。」佟笑了笑:「没关系,都送到这了,陪你走到电梯吧。」沈嫣虽然想拒绝,却没法拒绝,只好让他陪自己走。
  佟走到嘉嘉右边,低头逗她说:「嘉嘉,让大大抱抱好不好?」嘉嘉看着佟的笑脸,也笑着说:「好?」嫣无可奈何,埋怨道:「你这孩子!真是的!」说话间,佟已经把嘉嘉抱在怀,与沈嫣并肩而行,从后面看上去,俨然幸福的口之家。

  「你和晓彤是要好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我在乎每一个视为朋友的人,听说你老公在国外要待一年,一个女人在家带小孩不容易,如果有什困难,尽管跟晓彤和我说。」嫣听着佟的话,礼节性回答:「谢谢佟总。」佟天赢突然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沈嫣:「嫣,以后不要叫我佟总,我们又不是生意伙伴,如果可以,就叫我佟哥吧,好不好?」沈嫣看着认真的佟天赢,他并不讨厌,而且笑起来风度翩翩,有点像香港八九十年代歌星谭咏麟,只是作为与闺蜜有着特殊关系的男人,又明知自己是有夫之妇,最近对自己的态度却越来越暧昧,让她有点难以接受,如果不是晓彤,如果自己单身,如果佟天赢未婚,即使年已不惑,如此风度翩翩的成功男人,自己也会心动吧?但现实没有如果。「好不好?」佟又问了一遍,打断了沉思的嫣。「嗯。」沈嫣轻声答应了。

  终于来到了单元门口,嫣刷卡开门,佟放下嘉嘉,扶住玻璃大门,嫣牵起嘉嘉小手,跟她说道:「跟佟大大说再见!」「佟大大再见!」小嘉嘉娇声与佟天赢道别,「宝贝真乖,再见!」「今天谢谢佟总款待照顾,辛苦了,回去早点休息吧。」嫣轻挥手「再见。」「不是说了叫哥吗?又佟总?」「呵,佟哥再见!
  不早了,别让嫂子着急。「」那再见了,小嫣。「沈嫣牵着嘉嘉进了电梯,他还在,沈嫣只得再挥手道别,他痴痴望向电梯抈,直到电梯门彻底滑动关闭。
  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得手!

  「佟总。」杨新向坐上副驾驶的佟天赢打招呼。「走吧。」「是。」「你觉得这个小娘们怎样?」「还好吧,要说跟您以前的女人比,她并没什榞样啊,怎鎞您如此挂念,付出精力?」「杨新,」佟叫到杨新名字。「嗯,佟总您说。」
  「你觉得女人最引人,最性感,最好看的地方是哪?」「这个,眼睛吧?」
  「说得好。那你有没有仔细看过这个小娘们的眼睛?」「这……」「实话实说就好了,没关系。」「您刚叫我过去的时候,我们对视了一眼,确实与众不同,大而有神,如流动的泉水,清澈见底,而且……」「说下去『没关系。」「而且她与人对视的眼神,好认真。」「说得好,杨新。你观察事物和人还是很仔细的。」
  「谢谢佟总夸奖,是您培养的好。」「我女人那多,漂亮妖娆的,模样清纯的,身材风骚劲爆的,那多,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有这样一双,能让我仿佛从中看到自己整个身影的眼睛。」



               第二十三章

  佟天赢如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八月中旬的一个工作日,沈嫣又接到他的来电,要沈嫣周末陪他去北戴河度假,就跟家人说出差,周六去,周日回来。沈嫣态度坚决地拒绝,并且要求他销毁所有胁迫自己拍下的视频和照片,否则就报警。佟没想到她突然硬气起来,就随口答应她,周六到华清嘉园来,自己会当年销毁一切资料。

  星期六下午,沈嫣如约而至,她真的不想来这个给自己留下痛苦回忆的地方,但是她想和佟天赢做个了断。

  手颤抖着把门敲开,佟笑着把嫣迎进来,出乎嫣的意料的是,还有上次生日宴见到的那个刑警队长黎开,还有两个没见过的中年男子,沈嫣立刻紧张起来,只看向佟,让他把所有资料交出来。佟却无耻地笑着说:「你要的资料都在素院长那了,给你介绍下。」说着,佟指向这个戴眼镜的白净瘦削的中年男人,「素星辉,第中院的院长。」男人温雅笑着,向沈嫣伸出手:「沈小姐,你好,早听老佟说过你,视频照片也都看过,怎奈都不及您本人一半美丽!」听着这个衣冠禽兽的调戏,嫣浑身发抖,却无法发作。素星辉见美人不肯伸手,也就把手拿回去,像刚刚一样站在那。「这位,刑警队的黎开,你的生日宴会上已经见过,还跟人家跳过一支舞。」黎开此时笑着说:「几个月不见,沈小姐更水灵美艳了,不知是不是佟老板滋润的好?」沈嫣听着如此轻薄自己的话,脸红红的,烫了起来,美目低垂,不敢看说话的人。「还有这位胖哥哥,市局的孟副局长,孟志升。」
  孟没有说话,也没有伸手,只是目不转睛地打量低头的美人,自顾自感慨:「老佟果然有本事,这样的极品少妇也好的到手!」说罢,四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的沈嫣就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被四头饿狼围在中间。

  「佟天赢,你到底给不给我视频和照片?我要你退还我要就销毁它们!」
  沈嫣恨恨地质问佟天赢。佟一副无赖嘴脸:「我不给你又怎样啊?你要告我?告去吧,照片在素院长手,你问他要吧,你要啊!」嫣看着佟嚣张的嘴脸,气的说不出一句话来,转身便走,却被黎开挡住房门:「沈小姐,我们难得一见,上次托老佟的福有幸与你近距离相见,那日一别,万分想念,怎能说走就走?」
  「黎队长说的对啊!像你这躞的女人,我们平时还真只能在电视看见啊!哈哈哈!」素星辉说完,和孟志升哈哈淫笑起来。此时的沈嫣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比任何一次与佟天赢的独处都让她感到害怕甚至绝望,已经吓的不知所措,没有任何动作,也说不出话来。

  四个男人手忙脚乱地把嫣抱起来,丢到单独的沙发上,在女人凌乱的喊声中绑起了她的腰,腋下又拦上一根带子绑起来,沙发被拖到客厅的中央,女人的双手被绑到身后面,丰满的胸脯在胸口和腹部的两条带子捆绑下更前凸起来,修长的双腿被分开,佟不知从哪抽出两把长刀,分别刀刃像外插在嫣的双腿内侧,只要她一收腿,刀刃就会切到她大腿的美肉上。每个男人的肾上腺素都猛地分泌起来,此时佟找来一个黑色的眼罩,给嫣戴上,说:「黑暗中,你会感到更刺激的!」
  沈嫣只是惯性地挣扎反抗,嘴不停地呼喊乱叫,眼罩被戴上之后,嫣的世界就黑暗下来,接下来会发生什,她只能用身体去感觉,可是,她没想到,这还不够,佟又找来一个口塞,带子绑在她的后颈上,嘴巴被塞上那个圆球状的东西,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有含糊不清地发声,像一个被割掉舌头的女人,这时嫣只听见佟在耳边说:「最后,给你耳朵堵上,你看不见,听不见,喊不出来,尽管用心来感受我给你的爱吧!」嫣如坠落十八层地狱一样,此时的心情,只剩下绝望。
  胸脯被抚摸着,小腹被抚摸着,大腿被抚摸着,甚至挤靠在沙发上的臀部,也有手插进臀肉与软沙发的空隙抚摸着……嫣娇柔的身子,像是落去了八爪鱼的控制,嘴被塞着东西喊不出声来,身体各个敏感的部位被摸的性起,内心的抗拒又让她无法释放心情来享受这种兴奋的性起,在身心矛盾的挣扎下,欲求不满的身体很快软化,私处也不停润滑,没一会,薄薄的天蓝牛仔裤双腿中间就有了湿湿的痕迹……「哎老佟,屋是不是很热啊,你这小娘们裤裆怎流汗啦?」

  孟局淫笑着对佟天赢说,四个人一齐大笑起来。佟来到厨房,调了一杯橙汁,把口塞拿来,给嫣灌了下去,然后又塞上,用手轻轻地爱抚嫣光滑洁白的脸,像是摸在一件名贵的艺术品上,那爱惜,轻柔,小心翼翼。男人们像刚才一样抚摸自己的身子,动作时而缓慢时而飞快,力道也交替在轻重之间,在性药和男人极端的刺激下,沈嫣的下体不断地分泌淫液,乳头即使被包裹在乳罩中,也早已硬挺起来……

  沉沦在迷乱的淫欲中不知过了多久,身体越来越渴求,口中的塞子和橡胶耳塞突然被人摘除,只剩下那宽厚黑眼罩,身上乱摸的手也都停了下来。只听佟在自己耳边说到:「你想他们个哪个先上你?」沈嫣听到佟如此变态的询问,颤抖着不敢回答,佟见她不说话,就接着说:「不选吗?还放不开是吗?那我先来?」
  嫣依旧沉默着发抖,只觉得佟一边舔着自己耳垂一边说:「我要你在我和他们之间做出选择,给你最后几秒钟时间,如果你不说话,那就他们个一起上吧,反正我也尝过你的味道了。你相信我会说到做到。」在如此恫吓与性药刺激下,嫣终于说出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不……不要他们……佟……佟天赢……我……要你……」「哈哈,这是你自己说的啊!不要他们,要我?」「嗯……」嫣的声音细如蚊鸣。「你再说一遍,我就如你所愿。」「佟天赢……我不要他们…
  …我只……要……你……「佟轻笑着摘下嫣的眼罩,那双迷人的眼睛早就盈满露雨,惊恐地望着自己,佟心忽然一痛,整个人拥了上去,把女人的头抱在怀爱抚着,任她泪水沾湿衣襟。佟解开了嫣的双手,又拔掉插在沙发上双腿内侧的长刀,放到一旁的柜子,此时的沈嫣的身上只剩下上身的两条束缚,恐惧与欲望的折磨却让她耗尽气力,只有心升腾起的淫欲越来越不受理性的控制,或者此时的嫣心,早已没了理性。屋已经没了那个陌生男人,只有两次侵犯过自己身体的佟天赢…

  …

  「他们都滚蛋了,我的心上人,怎Ξ鍧与他们,艾晓彤那种货色给他们玩玩就不错了。小嫣,报警你是没希望了,先不说我公检法有的是人,就是我没人,让你去告,你拿得出证据?就现在,你能不能好好放松,与我真正地爱一次?」
  此时的嫣早已乱作一团,但是身体的热感,却真真实实地需要眼前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抚慰平息。「你刚刚点了我的名字说要我,是吧?」佟又凑到嫣的眼前,嫣摇摇头,又点点头,无辜,恐惧,带着泪花的大眼睛似乎是渴求地看向佟天赢,在佟还没有说下一句话之前,嫣居然主动伸出温柔的双臂,一下把佟搂入怀……此时的沈嫣,对佟已经有了一种暧昧的情愫,从刚认识他时候的欣赏,到后来的有一点动心,再后来保持距离,不让自己犯错,到现在接二连?被迷奸,强迫,加上刚才四个男人的调戏抚摸淫威恐吓,此时的沈嫣只想告诉这个恶魔一样,又分裂变态的男人,如果你爱我,请好好待我……而她的行为,已经表明了她的心迹……佟被女神搂在怀,忽然有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没有的心跳感觉,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左胸口的剧烈,他没有动,只让自己被嫣这样搂在怀,剧烈跳动的胸口,是嫣的温软如玉。

  佟从嫣的怀抱挣脱出来:「我就是要你从身心都接纳我!我不仅要进入你的身体,更要霸占你的心!」说着,从抽屉拿出一把剪刀,悠悠地趴到嫣的身上,撑开她的双腿,此时的嫣已经停止了哭泣,只像一个娃娃一样由佟摆布,只要不再有另一个男人,你想怎样,我都依你。只见佟左手揪住嫣的牛仔长裤左边大腿内侧的一块,右手用剪刀剪开,顺着上下两侧的圆弧,在这条天蓝薄牛仔的裆部中央剪开一个大洞,嫣白色的内裤就裸露在了外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xiawuqing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